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盲人音乐家阿觉朗杰

2013-06-17 13:43:28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三期   作者:文/廖东凡

20世纪前半叶,地处边远、封闭的拉萨古城出了一位盲人音乐家阿觉朗杰,他在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引领音乐潮流,创办音乐学校,培养音乐人才,谱写了许多雪域高原家喻户晓的堆谐歌曲


\

  20世纪前半叶,无锡城里出了一位著名的盲人音乐家,名叫瞎子阿炳。一曲深情的二胡独奏曲“二泉映月”,把无数人的心灵引进悠远和恬静的梦境。

  无独有偶,在阿炳生活的同时代,地处边远、封闭的拉萨古城,也出了一位盲人音乐家,名叫阿觉朗杰,他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里,引领音乐潮流,创办音乐学校,培养音乐人才,谱写了许许多多雪域高原家喻户晓的堆谐歌曲。时至今日,在西藏的文艺舞台,在拉萨的夏日林卡,在节日的大街小巷,阿觉朗杰的歌仍然是人们传唱不衰的热门音乐。可惜的是,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熟悉他的身世,更别说研究他的作品了。

  被乌鸦叼去了眼球

  1979年春天,我和青年音乐家马阿鲁结伴,沿着雅鲁藏布江两岸考察民歌民俗。路过加查县的冷达渡口,我们惊讶地发现,大音乐家瞎子朗杰的家乡,居然就在这个偏远的山乡,据当地老百姓说,大约是1894年,朗杰出生在这里一个穷苦农奴家庭,阿爸和阿妈每天都要出门去给老爷们支差,只好把小朗杰反锁在家里,让他在院子里打滚,在地上乱爬。两岁那年,一只饿疯了的大乌鸦,突然飞落下来,叼走了他的两只小眼球,小朗杰疼得死去活来,在地上乱滚,阿爸阿妈支差回来,看见孩子的惨状,好比割了自己心头的肉,只好把他紧紧抱在坏里,除了放声痛哭和向神佛祷告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从此,朗杰的世界里,永远失去了光明。人们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朗杰古冬”,意思是瞎子朗杰。

  阿爸留下一把六弦琴

  在苦难的日子里,朗杰慢慢地长大了。阿爸除了种地支差以外,还弹得一手好六弦琴。老人决心把弹奏六弦琴的本领,全部传授给朗杰,使瞎眼的儿子今生今世有一门谋生的手艺。有一天,阿爸对他说:“朗杰啊!你阿爸辛苦半世,没能留给你一块巴掌大的土地,也没能给你留下几只虱子大的牛羊,只有把这把弹奏多年的六弦琴传给你了,你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兄弟和朋友,一起闯荡今后的日子吧!”

  后来郎杰的阿爸死了,阿妈也死了,他从此孤身一人,在雅鲁藏布江边的冷达渡口弹琴卖艺。朗杰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眼睛虽然看不到大地上的色彩,心灵上却有各种美妙的音律在流动。他不但能弹本乡本土的音乐,还向南来北往的过渡人,学会了西藏其他地方的音乐和歌舞。不管什么样的歌,只要从别人的嘴里唱出来,他的六弦琴就能弹奏出来。

  从加查流浪到拉萨

  西藏大学音乐系教授雪康·达杰先生,13岁时就拜瞎子朗杰为师,对瞎子朗杰的身世比较熟悉。他对我说,大约是1914年,十三世达赖喇嘛推行新政,想在雪域藏土开发矿业。噶厦政府派噶伦察绒·达桑占堆和噶厦秘书雪康·顿珠多吉(也就是雪康·达杰的父亲)到加查一带考察矿业资源,路过冷达渡口的时候,发现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六弦琴弹得非常好听,加上资质聪颖,反映敏捷,是一位很有前程的民间艺术家。察绒和雪康都是西藏音乐舞蹈的内行,他们对这个小伙子说:“你在音乐方面很有灵气,可惜这里是深山野渡,没有人能赏识你的才华,听我们的话,到拉萨去发展吧,那里才是成就你事业的大地方!”

  朗杰到了拉萨,白天在街头弹唱卖艺,晚上露宿街头或者睡在寺庙和贵族的屋檐下。当时,拉萨人最喜欢、最热衷的音乐是堆谐和朗玛。堆谐是后藏和阿里流传过来的民间歌舞,曲调悠扬,情绪热烈,舞步粗犷;朗玛是一种古典的宫廷歌舞,优美深情,轻柔舒展。有一个名叫“朗玛吉度”的组织,意思是“歌舞艺人苦乐与共”的团体。乐师都是著名的藏族、回族和汉族器乐演奏家,歌舞由拉萨妙龄女子担纲表演,乐器除了六弦琴以外,还有扬琴、笛子、二胡、京胡、碰铃、串铃等七种,只有上述七种乐器,才能组成名符其实的堆谐、朗玛小乐队。在各种节日和喜庆场合,表演堆谐、朗玛,成了朗玛吉度的专利。朗杰只会弹奏自己家乡的乐曲,还有少量的工布和康地的民歌,当然不会受到拉萨人的重视。他的日子照样孤单,生活还是很清苦,每天和他相伴的只有阿爸留下的那把很旧的六弦琴。

上一篇:我眼中的宗教局长旦增扎巴
下一篇:拉敏·益西楚臣和他的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