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世班禅的一天

2013-06-08 13:28:43   来源:《中国西藏》2005年第一期   点击:   作者:文/吴 图/益西康珠

藏文老师说班禅是个勤奋好学、刻苦努力的学生,有勤于思考、善提问题的好习惯,语言组织能力较强。他的藏文学得很扎实,藏语语法掌握得好,写的字也很规矩,同时还在学习梵文。

  早晨7点钟的日喀则天刚蒙蒙亮,当我们走进班禅新宫德青格桑颇章时,楼里已是灯火通明了。为我们开启大门的僧人说,仁布钦在洗漱。

\

  7:30  晨诵 第一次这么早见到十一世班禅,稚气未褪的脸上睡意仿佛刚刚被洗去。穿着整洁的活佛缓步走进释松赛诺林寝宫晨诵室,恭敬地面对供奉的释迦牟尼佛像行三叩大礼——合什的双手高举过头、在眼前、于心口,匍匐在地,一次、二次、三次。礼佛毕,整理衣着坐到自己的佛座上,熟练地结跏趺——这是藏传佛教僧人修习的基本功——开始轻声诵经:《供颂经》、《宗喀巴大师赞》,这是两小段赞颂宗喀巴大师的经文,然后是《曼扎》,意思是“把宇宙供奉给上师”。之后他慢慢翻开那形式古老的藏式长条经书念诵了起来。这段经是《将白参决》也就是《文殊颂》,是他最近攻读的经书之一。

  据介绍,这几部经是修习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僧人一定要熟记、背诵的基础经文,也是为今后修密法而奠定扎实的基础,又称“筑基”。

  窗外天还没有大亮,灯火通明的室内自习早已开始。陪读的洛本是佛学造诣已经很深的侍僧洛丹……

  8:30  早餐 晨颂室对面的餐厅里有两张铺着洁白桌布的大餐桌,上面摆放着简单的食品:新鲜、纯白的奶渣,牧民爱吃的“退”(酥油奶渣糕),糌粑、大米粥、鸡蛋、开花馒头、榨菜等,暖瓶里是又香又热的酥油茶。班禅坐上座,右边是经师江洋嘉措及经师的徒弟,左边依次是班禅的几位侍僧。今早他的父母也来了,坐在班禅的下首处与他共进早餐。

  餐前他首先念诵《却巴》,众人随诵。这是藏族尤其是僧人餐前的必咏经,意思是“将这些珍馐佳肴献给佛法僧三宝”,然后才可以进餐。

  15岁的少年班禅,请经师江洋嘉措先用餐,待经师碗里倒上茶、放了糌粑,动手抓糌粑时,他才让侍僧帮他倒上茶,动手抓糌粑。

  这毕竟是第一次在“生人”面前用餐,当闪光灯频闪、快门声声响起时,他有点拘束,不过很快就从容不迫地开始用餐、照顾经师、与他人偶尔交谈……在镜头前吃饭他逐渐适应了。

  抓糌粑时不宜把碗举在桌上,可是当有的记者提出是否可举高些时,他非常配合地将碗露出桌沿以上,确保拍摄效果。私下里我们也常议论,十一世班禅虽然只是少年却非常善解人意,对我们的工作也特别配合,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

  据身边的僧人介绍说:“仁布钦早餐一般都吃糌粑、喝酥油茶,多少年了没有变过。午餐比较丰富,厨师变着法地给他换些花样,但他还是喜欢吃藏式汤包、牛肉包子、扎寺特有的肉馅面疙瘩汤、馒头、面条等面食,像所有男孩子一样不太爱吃青菜,但活佛对肉也不是特别感兴趣,有一阵他喜欢吃芦笋。我们大家一起吃饭,喜欢吃的食物一阵一阵的,一个人爱吃大家跟着抢,没准。你问他爱喝什么?这可是个小秘密,不过他不喝碳酸类的饮料是真的。”

  饭后,班禅与经师、父母等人一起到院子里散步,大部分时间是向经师请教着什么。德青格桑颇章(新宫)的里院不大,远离街面,满院树遍地草,环境宜人空气清新,安静,又没有闲杂人员,每个人都非常轻松。

  记得一次他与另外两位少年活佛在院子里散步,草坪上的一只小花猫和一只小白兔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几个人驻足有滋有味看了许久,如果没有我们“外人”在场,也许他们会走过去离得更近,甚至“亲密接触”。

  侍僧边走边告诉我:“仁布钦学习任务很重,课余时间不多,但饭后散步是必不可少的,只要有条件他都坚持不懈。”

\

  9:30  上课 一天的学习开始了。“教室”是一长条房间,其中一面墙上挂了几幅唐卡,靠门一边的藏柜上摞着一叠叠包裹整齐的经书,另一侧是一扇大窗户,由于屋子很大,又是老式窗户,所以室内光线不是很好,灯光也有些“房高莫及”,好在藏文经书的字比较大。

  经师坐上座,班禅就座前给经师江洋嘉措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结跏趺于经师对面、他的专用座位上,随后8位陪读的僧人也给经师磕过头,席地而坐于班禅的旁边。人人拿出自己的经书,翻开,集体念诵经文,听经师讲解经义,那天讲的是《五藏大法》中的一部分。少年班禅仔细聆听着,认真思考着。

  “通常这个时间是身边的全体僧人集体诵经,时间很长的,然后才是讲经,这是为你们破了例。当然如果要有其他社会活动,学经时间也会被冲的,但是得抽时间尽量补回来。”班禅身边的侍僧悄悄告诉我。

相关热词搜索:十一 班禅

上一篇:僧官拉乌达热·土丹旦达的人生
下一篇:二十世纪初期的雪域摄影人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