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僧官拉乌达热·土丹旦达的人生

2013-06-05 15:08:37   来源:《中国西藏》2008年第一期   作者:文/索穷

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是参加《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谈判的西藏地方政府僧官代表之一,学识广博、阅历丰厚,无疑是20世纪西藏的风云人物。


\
  原西藏噶厦地方政府的高级官员土丹旦达(右二),与西藏知名爱国人士朗顿·贡嘎旺秋(左二)、拉敏·索朗伦珠(右一)等,在一起研究编写西藏历史资料。

  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是参加《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谈判的西藏地方政府僧官代表之一。西藏和平解放后先后任拉萨小学董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民政科长、政协西藏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学识广博、阅历丰厚,无疑是20世纪西藏的风云人物。

  然而,由于其谦虚、低调的为人和特殊的历史原因,生前他从不宣扬自己。

  因此,时至今日,了解他生平的人还是不多。

  最近,拉乌达热的侄女、西藏自治区政协次白女士给我们提供了老先生生前亲笔写下的简历和家史。根据这份珍贵的资料,结合对部分西藏古稀老人的采访,本文试图梳理其平凡而多彩的人生脉络。

  拉乌达热·土丹旦达,1908年(藏历土猴年)生于拉萨。1917年进入私塾读书。1921年过继到拉乌达热家为养子,并成为地方政府的“孜仲”(孜仲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僧官,凡贵族家庭出身的喇嘛,经过僧官学校毕业者即可充任此职)。其实,拉乌达热·土丹旦达的母亲原本就出生于拉乌达热家族,后嫁到拉萨帕拉丛康家,生下了儿子土丹旦达。由于先辈早年侍俸达赖喇嘛,深得神王赏识,在土丹旦达长到14岁的时候,达赖喇嘛特准拉乌达热家一男丁充任僧官,继承祖先的名份,问拉乌达热家里现在有些什么人。下人回话说,有一个女儿,已嫁到帕拉丛康家,生下一男孩。佛爷说,那就让这个男孩以拉乌达热养子的名义充任地方政府的孜仲。

  从此以后,就有了“拉乌达热·土丹旦达”这个名字。

  1932年,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担任“匝聂”(七品草料官),这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管理马匹饲草的官员。

  1934年,平息波密之乱后,他以五品官衔赴波堆宗任职4年。

  1938年,担任原地方政府负责招待工作的“增准”一职,为“西藏民众大会”代表、驻西宁办事处处长等职,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然而在1941年至1944年间,拉乌达热·土丹旦达似乎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个低潮,承担了“巴希列空”管理员、“江思霞”建筑工程负责人、“朗希列空”

  管理员等与他的能力并不相称的低衔职位。其中的“巴希列空”建于1920年,其职责是会同各地宗谿核查寺庙、贵族所经营土地的实有数,并根据实有土地重新确定应缴纳的赋税数量。同时,核查自《铁虎清册》实施以来,新开垦荒地的实有数量,并重新确定应缴纳的赋税的数量等工作的机构,土丹旦达在其中担任管理员的职务。“朗希列空”是原西藏地方政府管理调查各地马牌及乌拉的机构,他也在其中担任管理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还有“江思霞”建筑工程负责人。那是1941年,他接到摄政王的命令:“在江思霞园林内修建尧西当采(指十四世达赖喇嘛父家——引注)

  府第,任命阿沛·阿旺晋美和拉乌达热·土丹旦达为工程负责人,要确保工程质量。”他们从筹集土石建材,进口玻璃、水泥做起,组织土木匠人,调拨工人口粮,确定设计方案,指挥工程实施,历经千辛万苦,建起了那座壮观美丽的尧西当采府第,受到人们的称赞,这座建筑如今仍然完好无损地矗立在拉萨平原,多少年来人们对其工程质量无不交口称赞。

  到了1946年,命运又一次出现了转机,他被任命为“羌基堪穷”(四品藏北总管)。

  “羌基”是在“霍尔基”的基础上在1942年成立的,拉乌达热·土丹旦达是继堪穷帕拉之后第二个担任藏北总管的人。当时,羌基的主要职权是“与所属各宗和北方四部头领订立《公约》;随时传达噶厦告令;处理各宗本断决不了的各种案件;依法处置原那曲堪囊宗在位时所属‘北方四部’等地的官府、贵族、寺庙牧户百姓中发生的偷盗、抢劫等各类案件”;向牧户百姓征收酥油、牛毛、牛绒、驮畜代金税;沿袭五世达赖喇嘛时向藏北派兵设哨的惯例,轮派50名民兵到北部区域的当拉、曲孜、查沃拉等地;对从蒙古、青海、安多、果洛等地来藏者及其所带物品进行检查,对其可疑者加以阻截,对其余的人、物、武器等登记造册后呈报噶厦等等。

  在行使职权的同时,土丹旦达并没有闲着,他的“耳朵”被流传在藏北地区的英雄格萨尔的故事深深吸引,其间认识了那曲著名的格萨尔说唱艺人阿达尔。当时的土丹旦达不但喜欢听《格萨尔》,而且对其内容了如指掌。每次叫阿达尔来家中,都是他亲自点段,阿达尔说唱。当总管沉浸在《格萨尔》的曲调中时,除了最亲近的人以外,任何人不得干扰。而家中的其他人只能站在窗子外边偷听,一站就是一个通宵。看来光用耳朵听不够尽兴,回到拉萨后他派出丹结林寺的两个秘书到那曲,找到阿达尔,叫他说唱《霍岭大战》,由两位秘书轮流速记。大约只用了40多天就全部用楷书抄好了。阿达尔回忆当时的情景说:“那两个人写起藏文快得很,我这边唱,他们在那边写,我唱完了一段,他们也抄完了一段,哪里像有的人写字像刻石头一样费劲。他们先用草书记下来,再用楷书抄好。完成时上部约有740页,下部有770页。”……这是他在羌基任上的大致经历。

上一篇:顾绶康:是西藏给了我后半生!
下一篇:十一世班禅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