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绶康:是西藏给了我后半生!

——记新闻摄影家顾绶康

2013-05-24 10:31:14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点击:   作者:吴志菲

一位新华社老记者,对雪域、对高原、对西藏一往情深。这个至今乡音无改的江浙人,一直固执地认为,西藏,才是他灵魂的故乡。

\
前排右起:胡耀邦、阿沛·阿旺晋美、阴法唐、土丹旦达等一起交流。 顾绶康摄
 
\
拉萨群众欢送人大代表上北京。 顾绶康摄
 
\
顾绶康和他的微型影展
 
  每逢双休日,在北京玉渊潭公园一角的树林里,一条条长绳拴起一道道藏传佛教的五彩经幡,在一幅幅经幡上面贴着一组组西藏风情的照片。经幡前驻足的观者甚多。常来这里的游人都知道,那是新华社退休的高级摄影记者、著名新闻摄影家顾绶康又在义务举办自己的微型影展《西藏万象》。
 
  一位新华社老记者,对雪域、对高原、对西藏一往情深。这个至今乡音无改的江浙人,一直固执地认为,西藏,才是他灵魂的故乡。
 
  今生缘定高原
 
  顾绶康,1933年出生于浙江诸暨,家境清贫。为了养家糊口,他小学还未毕业就当上了教师。他一面教书,一面梦想上学,终于在亲戚资助下进入杭州四中。1954年毕业后,正赶上新华社来招工人,他就到了北京,在摄影部当暗房修片工。由于聪颖、勤快,顾绶康受到暗房专家魏南昌赏识,魏老先生建议他学习美术,为暗房工作打基础。后来,业务能力不断提升的他,曾先后任编辑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等职。
 
  说起顾绶康对西藏的眷恋,还得从《春到西藏》这幅油画谈起。这是董希文继《开国大典》之后的又一幅油画。顾绶康回忆,自己的心中因这幅画而萌生了对西藏的神往。
 
  1977年,新华社号召、动员记者去西藏。此时,年已44岁的顾绶康站出来,毫不犹豫地递交了援藏申请。西藏,那是一片离天很近的土地,那里有许多与冰雪、牛羊相濡以沫的生命。去西藏,就是顾绶康埋藏已久的的梦想。
 
  一踏上西藏那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八廓街深深的小巷、大昭寺辉煌的殿堂、浑朴雄健的木雕艺术……催生了顾绶康的拍摄欲望,他把镜头伸向雪山世界的各个角落。每天天蒙蒙亮,他便背上照相机,四处走访探寻,抓拍一切新闻、一切他觉得美好的人和事。
 
  聊起西藏之行,顾绶康兴致高昂:“我十分珍惜西藏之旅,心里想我不是来镀金或混日子的,应该抓住一切拍摄机会。”在西藏的近6年里,他相机不离身。多彩多姿的自然景观,独具一格的人文景观,都是他追寻的目标。
 
  “藏族人有转经的习惯,早晚都转,有空就转。我背着相机,每天一大早就随人流在八廓街上转。”顾绶康回忆。这样,一来二去,他成了拉萨有名的“信教的汉人”、“转经的汉人”。
 
  1979年,顾绶康成了全国摄影记者中图片发布最多的人,他的名字一时广为同行熟知,以致他退休后,还有美联社的记者向新华社驻外记者问及:“你们那儿有一个顾绶康吗?”
 
  魂系世界屋脊
 
  1980年初秋,时任新华社西藏分社摄影组组长的顾绶康和藏族记者才龙等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墨脱县采访回来,借宿在筑路工人的工棚里。凌晨2时左右,才龙忽然听到山谷里“哗哗”的流水声夹杂着轰隆轰隆的巨石撞击声,偶尔还有地震的感觉。才龙叫醒同伴,一起出去察看水情。他们发现白天清澈的水变得异常浑浊,预感这是泥石流爆发的先兆。
 
  顾绶康和同伴从工棚中急忙取出相机背包,刚爬上山坡,汹涌的泥石流就已经咆哮着漫过了他们所住的工棚。好险!
 
  天亮之后,大家下山,发现工棚不见了,70多桶油和河上的一座钢架桥以及一台12吨的推土机全被泥石流冲得无影无踪。顾绶康当即拍下了当时的情景,其中一幅名为《多亏了你,才龙同志!》,这幅照片获得当年全国新闻二等奖。   
 
  由于长期在严重缺氧的雪域高原上工作,顾绶康原本就脆弱的心脏严重超负荷,患了心脏病,不得不住进了医院。他的病房正对着布达拉宫,每天在病床上吸氧的时候,便可以欣赏到布达拉宫的景色。有一天,一群鸟飞来,落在窗前的电线上,看上去就像是五线谱和音符。看到这个情景的顾绶康马上来了灵感,迅速请人拿来相机,等到鸟群再次飞来的时候,便拍了下来。照片的主体是五线谱和音符(电线和小鸟),背景是雄伟的布达拉宫。顾绶康为这幅充满诗意的照片取名为《西藏的春天》。这是他在雪域高原拍下的最后一幅作品。之后,他不得不离开迷人的世界屋脊。
 
  1984年,顾绶康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李冀诚先生合作,出版了画册《西藏佛教密宗艺术》。这部画册,首次艺术地披露了布达拉宫、萨迦寺、哲蚌寺、色拉寺等寺庙百余件密宗艺术精品。这本书不仅当年成为香港的十大畅销书之一,而且即使今天回过头来审视,它在许多关于西藏的画册中仍居上乘。其中的照片,是顾绶康当年冲破禁区,与藏族记者康松合作拍摄的。
 
  回到新华社总社后,顾绶康做过美术编辑,当过《摄影世界》副总编,并成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大量的西藏图片成为他一笔宝贵的财富。1991年,西藏和平解放40周年,从拉萨到北京,各地办展览,出画册,到处都热热闹闹的。顾绶康坐不住了!他突发奇想,自办微型展览!很快,他将现成的材料整理,分成自然风光、民俗风情、人物装饰、宗教艺术等53个专题1000多幅,全部用幻灯片夹框起来。他的年轻同事又做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前言,《西藏万象》的影展就在新华社大院里正式亮相了。反应之热烈,大大出乎他的预想。
 
  方寸浓缩万象
 
  闭暇时,顾绶康便会和人们讲起西藏。那里的山水,那里的人民,那里的风土人情感染了他们。人们想看看顾绶康的照片,于是,顾绶康萌生了在公园人多的地方办摄影展的念头。
 
  1996年,退休后的顾绶康把自己那独特而别致的《西藏万象》微型影展用绳子拉起在玉渊潭公园湖畔的树林里开展,没想到一下子成了公园内一道特有的风景,吸引了无数的游客。
 
  顾绶康说: “由于工作关系,我曾在西藏呆了近6年,回来后有人问我西藏是不是特荒凉、落后,藏族人是不是特别粗鲁、野蛮。听到这些,我心里很难受,西藏是一个很美的地方,人民淳朴热情,又有深厚的宗教文化。内地人太不了解西藏了,我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用我的图片告诉给人们。”
 
  每当节假日或双休日,顾绶康便会5点起床,带上干粮和一瓶白开水,身背约20斤重的大纸盒,从新华社皇亭子宿舍步行20多分钟到玉渊潭公园。参观展览的人有问题问他,他就不厌其烦地解答。往往是晚上回到家时,由于一整天滔滔不绝的讲解,他嗓子是嘶哑的。夏天,他的脸膛晒得通红;冬天,他的脸膛又冻得通红。他背展盒的肩膀虽然酸疼,但却感到欣慰。  
 
  对于倾注了所有心血的《西藏万象》微型图片展,顾绶康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自己的展览只能在公园、在有花草树木的地方办,因为这些照片来自西藏的高天厚土。虽然这些方寸小照也许只是一只佛手、一件首饰、一缕云霞、一片裙裾,但这些散发着浓烈雪域气息的照片在大自然的衬托下,再配上西藏的音乐,给看惯了大照片、大展览的都市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忍不住会凑近去审视、研究。
 
  一位藏族大学生在看完图片展后高兴地拉着顾绶康说:“照片上那个人是我的邻居,我在北京能看到他,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天津商学院的一女生写道:“照片勾起了我今生要去西藏一游的诱惑。”作家王建中、肖耘夫妇参观后,给顾绶康寄来一首诗:“神清气爽话秋高,绶公领异立新标。雪域情结幡飞舞,悬绳万象警尔曹。”一位德国朋友用德文撰文:“非常非常感谢这些美好的照片,它们使人产生极大的兴趣,要到西藏去看。”
 
  顾绶康说,玉渊潭公园只是他的“第一站”,若将来条件和身体允许,他还要下乡展览。同时,他也在悄悄地做一个梦:有生之年,在家乡建起一座“西藏民俗艺术馆”,等他百年之后,他的这些照片能在那里继续供人们观赏。

相关热词搜索:顾绶康 摄影

上一篇:强巴赤列:我的藏医生涯
下一篇:僧官拉乌达热·土丹旦达的人生

| 收藏
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