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走出旧西藏贵族家庭的贡觉白姆

2013-05-09 14:30:15   来源:《中国西藏》2000年02期    作者:拉毛措

【编者按】 原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唐麦·贡觉白姆,是一位西藏知名人士,50年代初期,她从旧西藏贵族家庭中勇敢走出来,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是西藏妇女事业的一位先行者。


  1999年仲秋的一个下午,我们冒着沥沥细雨,去拜访唐麦·贡觉白姆女士。她的家位于拉萨市城东,距离拉萨河不远。这里能充分享受到拉萨河带给她们的滋润和凉爽,的确是一处绝好的居所环境。我们一行3人,一位是在中央民族大学任教的天祝藏族苏发祥先生,一位是西藏社科院的布琼,还有我,我在青海社科院工作, 我们都是慕名前去采访她的。

  七世达赖喇嘛的后裔

  1920年,唐麦·贡觉白姆降生在四川理塘的一个贵族家庭,家族是当地有名的桑珠颇章。由于这个家族中出了七世达赖喇嘛,因此后来迁至拉萨定居,并拥有了当地的庄园,依然称为桑珠颇章家族。达赖喇嘛的光环数百年照耀这个家庭,使这个家族在拉萨很有影响和势力,贡觉白姆作为这个家族的后裔,一生下来就享受着优越的生活条件。据本人介绍,她从6岁开始就在家中读书,11岁时,知书达理的母亲送她到私塾继续学习,这种情况在当时西藏的社会环境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在贵族家庭中,即便是同父同母的子女,在学习上也是区别对 待的,男孩子可以继续深造,学习包括历算在内的各种知识,而女孩子只要学到 会念会写字就可以了,学多了也没用。如果哪个贵族家的女孩多学一点,人们会嗤笑说:“牦牛学走马学不成。”贡觉白姆在母亲的支持下在私塾学习至15岁, 当时的拉萨只有两所公办学校,即藏医学院和布达拉宫的孜拉康,而女孩子是进 不了噶厦办的学校的。 贡觉白姆在17岁那一年出嫁到一个贵族家,生有两女一男 ,大女儿叫益西曲珍,二女儿叫格桑德吉,男孩夭折,后来丈夫也不幸去世。贡觉白姆带着两个女儿再嫁到拉萨贵族唐麦家(庄园在江孜),刚刚亡妻的唐麦· 顿堆次仁先生,身边也有两个儿子,长子白玛杰布,次子索朗多杰,在这种情况 下,贡觉白姆和唐麦·顿堆次仁先生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


  她为十八军战士教藏文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进驻拉萨后,战士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藏语言关”,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与藏族同胞沟通,部队在拉萨开办了“十八军干部学校”,要聘请当地一些有文化的人士来担任教师。当时学校请唐麦·贡觉白姆出来当教师,她犹豫不决,因为她的丈夫是噶厦政府的官员,恐有不妥。学校知道情况后,让噶厦政府开据了一个证明,解除了她的后顾之忧,她欣然同意。从此,她走出旧的贵族家庭,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那时,条件十分艰苦,十八军干部学校的校舍也只是一些帐篷,学生上课一般在露天,遇到刮风下雨才进帐篷学,可是帐篷里上课十分不便,因为当时解放军进藏以后, 外界的供应得不到保障,战士们只能将当地生产的一种黑豆和青稞煮着吃,普遍有腹胀的不良反应,时常出现屁声不断的窘境,教师们到帐篷里上课遇到这种情况更是十分难为情。但是学生们克服各种困难刻苦学习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唐麦 ·贡觉白姆,在这种精神的鼓励下,她也克服各种困难,坚持给他们上藏文课, 很少在家中享受清闲。贡觉白姆的这种进步行为遭到拉萨地方政府部分官员和三大寺一些喇嘛的讥讽,外面传言说,她是为了大洋而去教书的,还有其他难听的说法。对这些贡觉白姆都置之不顾,依然认认真真地教书。后来,西藏形势趋于紧张,尤其是1957年前后,四水六岗组织十分嚣张,他们鄙视所有跟解放军关系亲近的人,贡觉白姆等人去教书,他们就在街边谩骂,甚至扔石头阻挠,学员们经常护送她们回家。贡觉白姆的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毕业时她的学生都基本掌握了藏语,沟筑了语言上的交流渠道,为更好地在西藏开展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 础。 

上一篇:醉氧的双印 与醉酒的我们
下一篇:刘曼卿:睿智的边政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