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醉氧的双印 与醉酒的我们

2013-05-08 09:00:1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作者:魏小军

为了更好地在藏区工作,双印学会了藏语,学会了骑马,学会了喝酥油茶,他已经彻底融入了藏族同胞的生活。


\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曾经白白净净的双印去了西藏;

  他黝黑皮肤是戍边卫国的见证和遗产;

  学会了藏语、骑马、喝酥油茶的他,再进青海玉树某部任职。

  同班同学双印从西北来京出差,我们在京的六位同学异口同声要尽地主之谊,想好好款待一下这位来自天边的战友。

  双印是河北邯郸人。我第一次见他是在1993年8月份。那时的我们年轻、意气风发地从四面八方涌进了梦寐以求的军校大门,尽管彼此不熟,但急于融入集体的迫切心态,使大家都想从第一面就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几句话就聊得火热,弄得像做了一辈子的邻居似的。双印属于人堆里特鹤立鸡群的那种人,会让你过目不忘,缘由是他黝黑黝黑的皮肤。我瞅他第一眼时,曾动过“这哥们儿是中国的非洲人还是非洲的中国人”这个歪念?之后我得知,双印从18岁当兵一直在青藏高原,他的黝黑皮肤是戍边卫国的见证和遗产。那时的我对双印肃然起敬,同学们除了钦佩之外送给了他一个绰号,亲切地叫他“老藏”。

  军校毕业后,双印回到了兰州军区,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未曾谋面。2009年5月,我因公出差到了兰州,见到了十余年未见的双印。他看我时领着儿子,这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白白净净,十分惹人喜欢。双印还是那么黑,我俩四手紧握时我的眼里湿湿的,我为双印感到高兴,他终于从藏区高原回到了都市,终于可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在兰州。我想,从此后我们可以不用再叫他老藏了。

  那夜,我俩喝了不少酒,已有几分醉意的双印拉着我的手向我保证:我当兵前皮肤跟你一样白,是因为当兵到了青藏高原,紫外线强烈的辐射才让我变黑的。那夜,我俩聊得特别晚,同样已有几分醉意的我拉着双印的手说:我相信你很白,你是高原上的雄鹰,你是我们同学的骄傲,你像喜马拉雅一样很爷们儿……

  今天,我们又见到了双印。他推门而入时,尽管满脸的兴奋和喜悦,但掩饰不了他浑身的疲惫。我们以为是他舟车劳顿的缘故,所以都没在意。六人齐刷刷站了起来,欢迎这位远道而来的同学、战友。美酒佳肴已准备妥当,双印理应是座上宾。大家的话匣子也随即打开,询问双印近况以及此行任务。最令我们意外的是他竟然二次进藏,目前在青海玉树某部任职。我估计包括我在内的六位同学都会不解,既然已经走出了藏区,为什么还要重新进藏?为什么还要过那种一家人一年也见不上一面的日子?

  一连串的疑惑在我脑海里盘旋。当大家提议先敬双印一杯酒时,他慢声道:我有点醉氧。双印话音未落,包间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眼睛里满含关切。双印却轻松地说:没事,适应几天就好了。

  我知道,长期在高原缺氧地区的人,身体为了适应低氧的环境,代偿性的红细胞携带氧的能力增强,以满足身体的需要。当人从高海拔回到平原后,空气的氧含量提高,而机体还没有适应这个高氧环境,红细胞仍然在高效率高质量地运送氧,会出现疲倦、无力、嗜睡、胸闷、头昏等症,就像喝醉了酒一样,俗称“醉氧”。

  我的思绪随着双印的讲述飘到了玉树。2010年玉树藏族自治州发生了7.1级地震,震源深度14公里,给这个原本经济就不发达的少数民族地区带来灾难性破坏。为了恢复灾区重建,双印申请进藏,来到了这个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最高点达6621米的高寒地区。从他的介绍中我还得知,玉树自治州气候只有冷暖之别,无四季之分,全年冷季7-8个月,年平均气温0℃,最低气温达-42℃,空气含氧量要比海平面空气含氧量低1/3-1/2。

  我问他:你苦吗?双印嘿嘿一笑说:藏区高原艰苦、危险、贫穷,恶劣的高原气候环境随时可能引发肺水肿、脑水肿等危及生命的高原病。但比高原病更可怕的是对家庭的愧疚带来的折磨,父母、老婆、孩子都照顾不上,特别是儿子正处在青春期,调教不好,就会耽误一辈子。

  双印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全神贯注地听,全然忘记了这是一顿接风宴。双印说妻子对他这次进藏开始也不理解,他反复做妻子工作,并向妻子递交了人身安全保证书,妻子才勉强同意的。双印说得虽轻描淡写,但我能体会到他去玉树任职时的纠结。

  为了更好地在藏区工作,双印学会了藏语,学会了骑马,学会了喝酥油茶,他已经彻底融入了藏族同胞的生活。如果换上藏族同胞的衣服,连藏民都分辨不出来。双印兴奋地说:玉树尽管很艰苦,但地震使玉树各族人民更加团结,玉树人正以坚强的意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建设生态玉树、文化玉树,全力缩小与内地的差距。

  双印没有豪言壮语,从他朴素的言谈中,我们体会更多的是他对工作的敬业、对家庭的热爱和对军队的热忱,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军人誓言。其实,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我们,承载着更多的使命与责任。身为军人,我们有当兵打仗之责;身为儿女,我们有养老尽孝之责;身为丈夫,我们有建设家庭之责;身为人父,我们有培养下一代之责。可一旦到了藏区高原工作,对国家对军队的使命担当会至高无上,花前月下、天伦之乐都会变成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抹温情。自古军人忠孝难以两全,但久居内地的我们,哪里能体会到一名边防军人的奉献与牺牲,哪里能品味出一个五尺汉子的孤寂与思念?当身处都市中的我们,享受着现代文明带来的幸福生活,还为吃请与请吃可能会醉酒而苦恼时,面对长年爬冰卧雪的戍边兄弟承受着高原反应和醉氧之痛,我们除了羞愧,是否还应该有所反思呢?

  大家让我致祝酒词。我知道,在这位不再年轻的高原汉子的面前,再优美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平日不胜酒力的我,把小杯换成斟满烈酒的大杯,我今天愿意为老藏醉一次。当我举起酒杯时,同学们都默不作声,泪水却夺眶而出……

上一篇:韩书力:感悟西藏四十年
下一篇:走出旧西藏贵族家庭的贡觉白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