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朗玛吉度与朗玛艺人

2013-04-27 09:05:35   来源:《中国西藏》2004年05期   作者:索穷

“朗玛吉度”,是20世纪50年代前拉萨民间音乐舞蹈艺人的团体。“朗玛”是拉萨地区群众最喜欢的民间音乐和歌舞种类,“吉度”意为苦乐与共的互助团体。

  三

  朗杰到爱好朗玛的客人家中演奏时,由一位麻子歌女次仁卓玛牵着他走,日积月累的接触使他俩产生了感情,俩人结婚并在绕赛大院西楼租了两间房子正式定居下来。朗杰虽然是盲人,但他身材壮实、面颊狭长、鼻梁高挺,长得很有男人的气概。头发理成了清朝的“汉式头”,留长辫子,戴墨镜,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盲人。特别是他与次仁卓玛结婚后,相敬相爱,平时不叫名字相互以“次仁”相称。

  又过了三年,“朗玛吉度”的新头领马加乌不幸病逝。朗杰得到成员的一致推举,被公选为“朗玛吉度”头领,那时他已经28岁,他自己也没有想到10年前还是个到处流浪乞讨的盲艺人,现在,生活境遇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当时的社会上,无人不知朗杰,大小贵族和社会人士,无不一致称其为“阿觉朗杰”。

  虽然他失去了人的第一器官——眼睛,眼睛的功能全部转化为耳朵的听力,听力得到极大的提高,听到什么声音好像眼睛看到了一样,无论什么旋律,他只要听上一两遍,就能记住,就像脑子里安装了一套“公尺谱”一样神奇。他平时住在一个两层楼上,去他家要爬一段石阶。无论谁来了,他都能从声音判断出来并说出来人的名字。有的人外出几年不回,有一天突然登门,他也能立即从声音判断出来。他还能从人的体味、喘气的声音辨别每一个人。因为听力发达,他就很爱听各种故事。他有不少回族学生,从他们那里听了《一千零一夜》等很多阿拉伯故事,自己背会后又讲给别人听。由于在婴儿时期就成了瞎子,他没有见过自然界的颜色,除了能记歌词和旋律,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但是他的老师阿都热玛文化水平很高,而且“朗玛吉度”的成员有贵族、有各族商人(汉族、回族、藏族)、手工艺者等,这中间有很多擅长文艺、又有文化的人,朗杰向他们虚心学习,在他们的指导下口头创作了很多六言四句的朗玛歌词。这正像萨班在《音乐论》中所说,(即使是)坏心眼的人或残障者,外道乞丐和穷人等,只要他们成为精通旋律的音乐家,就会变得比集会上的装饰还要美丽。

  藏传佛教音乐中有所谓“歌音七品”,每个音代表一个动物的声音,例如“七品”中的“近闻声”代表大象的声音;“六合声”代表孔雀的声音。但是,在演唱的时候,又不是简单模仿动物的声音,而是由动物的声音联想到具体的环境,并以此抒发自己的感受。例如,由杜鹃鸟的声音而联想到春暖花开的季节,要把春天里的愉快心情表达出来。朗杰在这些方面领悟力很强,有很高的天分和表现能力。

  在“朗玛吉度”,朗杰的最大功绩是对拉萨堆谐进行了创新和发展,按照萨班的音乐理论,前藏人的声音圆润饱满;后藏人声音的特点是吐字清晰、有力;阿里人的特点是嗓音尖细而音节像皮绳打结般突兀;东部康巴人的特点为声音重且硬如同他们的身材一样。

  堆谐是从阿里传过来的。堆谐刚到拉萨时,估计阿里人的口音比较尖利,音乐方面曲折顿挫也很少,这可能跟当地人喜喝带盐重的茶水和喜吃油脂食物,居住地势高且风雪多等有关系,久而久之形成了这样的口音。朗杰对阿里传过来的民歌虽未对歌词和结构作大的改动,但在发音等方面进行了符合前藏人声音特点和欣赏习惯的改编。例如走“喉音”、加“鸭声”等。

  朗杰的名声越来越大,大小贵族的邀请不断。特别是原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拉鲁·次旺多吉的父亲龙夏·多吉次杰就是一个非常喜爱音乐的业余器乐演奏家,他经常邀请朗杰、阿里(回族)以及朗玛歌女耶查,堆谐歌女索朗金宗、央吉、普布卓玛等到自己家里,通宵演唱。当时,其他一些贵族像尧西朗顿、雪康、玛朗、霍康等也非常喜爱朗玛音乐,经常把朗杰请到家中演奏。

  平常,无论上层贵族还是下层百姓,只要婚庆嫁娶、红白喜事,无论贫富如何,朗杰都要带领“朗玛吉度”的十多名成员,认真演出。有一次,一个叫夏洛的商人给儿子扎西诺布办婚事,在他家二楼的回廊上搭了一个帐篷演出。这天天气非常寒冷,不时有寒风吹来,朗杰衣着单薄,着凉了,患上赤巴病。一个月后,即1942年的藏历6月,他48岁那年,不幸病逝,他的英年早逝,引起很多人的惋惜和悲伤,有很多人到他家向他的遗孀次仁卓玛进行慰问、捐献。他去世后,“朗玛吉度”的部分成员因各种原因退出吉度,雪康·索朗塔杰也因为赴后藏担任公职而离开了,“朗玛吉度”由兴盛逐渐走向衰落。

上一篇:噶派宗师通拉泽翁
下一篇:韩书力:感悟西藏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