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我骄傲,我是藏二代

——记西藏日喀则地区气象局局长王建设

2013-04-12 10:42:59   来源:《中国西藏》2011年第五期   作者:文·图/王元红

西藏日喀则地区气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建设是西藏气象部门藏二代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的父母是西藏第一批进藏的工作人员,他的一个女儿也在拉萨工作,藏三代已经在他的家庭里出现了。

\
日喀则地区气象局局长王建设。

  当今社会,在人们对富二代、官二代议论不休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在西藏工作着的一批汉人,他们的父母是早年进到西藏的第一代,他们成为了西藏的第二代,就让我们用“藏二代”这个词来称呼他们吧。相比富二代和官二代,藏二代更多的是传承了父辈的吃苦精神和奉献精神。

  西藏日喀则地区气象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建设算得上是西藏气象部门藏二代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的父母是西藏第一批进藏的工作人员,他的爱人也在西藏气象部门工作,他们唯一的一个女儿现在也在拉萨工作,藏三代已经在他的家庭里出现了。

  父亲的背影,为他树立了榜样

  朱自清写过一篇很著名的散文《背影》,让很多人感动地流泪,王建设父亲的背影也深深地影响了他的成长和发展。

  1937年,战乱的年代,年仅13岁的父亲走进部队,成为部队里的一名文艺兵。随着战争形势的转变和革命工作的需要,王建设的父亲走上战场,成为了一名机要员,并最终成为了机要科长。后来王建设的父亲进入了铁路部门,成为了祖国的建设者,在郑州铁路局工作。

  1960年,西藏和平解放初期,中央酝酿在西藏修建铁路,并成立了格尔木筹备组,但这件事情因为种种原因,最后被搁置了下来,而来这里筹备建设铁路的人最终全部留了下来,当然也包括王建设的父亲。他被组织分配在了自治区经济计划委员会(现在的发改委),开始组织建设西藏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成为一名西藏干部。和同样是干部的母亲结婚,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采访当中,我开玩笑地问王建设:“你不仅是藏二代,也是官二代,完全可以通过父亲的关系离开西藏,但为什么又留下来了呢?”

  他很坦然地回答,他曾经有机会离开西藏,他有一个很大的“后台”,当时河南省军区的司令员就是他父亲的上级,要调动他实在是易如反掌,但他却放弃了,依然留在了西藏,成为藏二代。

  谈到父亲的品质,王建设总结了12个字:“淡泊名利,艰苦朴素,勤俭节约。”这也成为影响王建设一生的精神动力,父亲是他的榜样,他是父亲的延续,在生活上,在工作上,在性格上,都得到了体现。

  坚守爱情,让他收获了幸福

  说到恋爱,王建设开玩笑地说:“我从小学就开始了。”这让我觉得很是好奇。

  在小学的时候,和他一同上学的同学中,有一个漂亮的女生叫刘捧丽,两个人玩得很好。

  1969年,老王初中毕业,响应党的号召,上山下乡,在西藏的农村接受锻炼。一年之后,因为招工,他报考了气象部门,并被委派到成都气象学校学习了一年。

  1971年,当他回到了西藏,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他的小学同学刘捧丽。命运让他们走到了一起,算是一种缘分吧。

  探空专业的王建设本来是分到定日县的,但当时拉萨的探空观测也缺人,就暂时让他留了下来。由于他的上进心强,工作又非常认真,常常因为出一个错,一个礼拜都睡不安稳,最终留在了拉萨,和他心爱的女孩待在了一起。

  1973年,王建设和刘捧丽确定了恋爱关系,但是这件事情却遭到了刘捧丽父母的反对,他们相恋得很苦,本来青梅竹马的他们,整整相恋了6年,直到1979年才最终组建了家庭。

  老王的婚姻很幸福,当我问到他们为何能够相互厮守近40年而依然相敬如宾、相爱如初的原因时,他说:“我们都很节俭,都很勤快,对生活的要求都不高,都很体贴对方,更重要的是我们经历了很多磨难,我们是患难之交。”

  他们两个人之间除了爱情,还有亲情,更有友情。

  真心为职工办事,让他问心无愧

  老王在西藏气象部门工作了42年,他的“官衔”也很多,计财处副处长,装备处副处长、代理处长、处长,计财处处长,科教处处长,监网处处长,日喀则局局长。这些诸多的头衔说明他在很多部门工作过,也让他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

  对于藏二代的王建设来说,经历磨难和艰辛是必然的,这不是他一个人遇到的问题,而是那个年代、那些人都遇到过的问题。西藏没有什么菜蔬,每到休假的时候,在西藏工作的人员都会带一些菜进来,托运的行李受重量限制,他们就只好穿比较宽大的衣服,将菜藏在衣服里面。带回来的菜都不会独自享用,总要分给同事一些。

  在业务处工作的时候,办公室里有两件羊皮大衣,只要站上有问题,就会派人下去,随身带着的就是一件羊皮大衣。单位没有车可派,就坐班车;有些地方不通班车,就在路上搭过路的卡车;驾驶室没有位置,就在卡车的车厢里凑合。风很大,尘土很大,路况不好,车子拼命地颠簸,下车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散架了一样,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1984年的一个冬天,老王也是带着羊皮大衣去定日县,他在卡车上颠簸了整整3天,到了站上,只能住在漏风的会议室里。因为太冷,心脏跳得很厉害,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合眼。天一亮,他就奔向观测场,解决出现的问题。没有饭馆,就只能在职工家里“蹭”饭,等他们来拉萨的时候,再在家里“招待”站上的职工。

  老王秉承父亲的性格太多,很多人说他“抠”,甚至有人就叫他“铁公鸡”,特别是在他当计财处处长的那几年,一再地压缩各种开销。3年时间,他硬是“抠”下了800万元,为这件事情,他甚至敢跟局领导拍桌子,也得罪了很多人。正是这些钱,启动了区内外第一批职工生活基地建设,回想他做的这件事情,大家的气消了,毕竟老王为大家办了一件实事。

  老王也一再反思,我是不是太直了,但他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他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如今老王是地区局的一把手,但是还是很“抠”,他想手头留点钱,一是弥补事业经费的不足,完善基建项目,一是集中财力为职工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今年开工的新办公楼马上建成了,但最初在申报项目的时候没有考虑供暖的问题,他“抠”下来的钱派上了用场,用在了地暖的建设上。

  老王是个很乐观的人,我们跟他太熟,有人叫他“老王头”,但叫的时间长了,就叫成了“老顽童”,他也不在意,活得开心很重要。他不光活得开心,也活得很健康,对于养生他有自己的一套。每天11点睡觉,早晨7点起床,要在院子里走上一个小时,然后做一套自创的保健操,晚上依然要走一个小时。在他的带动下,局里的很多职工也跟他一起早起锻炼。在饮食上,他以清淡为主,油和肉吃得很少。这一点,他也是继承了父亲的做法,87岁的老父亲,什么毛病没有,得益于长期坚持的锻炼。老王对这一点很有自己的心得:“在西藏工作,健康尤其重要,一是自己在老的时候少受痛苦,二是少给身边的人添麻烦。”工作要干好,身体和生活也要调整好,这不就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么?

上一篇:从女土司到女代表
下一篇:我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