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含蓄的美 无声的诗

2013-04-09 09:39:17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作者:靳尚谊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景玉书的40多幅取材于世界屋脊的油画在法国巴黎展出时受到了欢迎。巴黎的《欧洲时报》对景玉书进行了专访,报道中称他的作品为“含蓄的美·无声的诗”。

 \ 
春寒乍暖 布面油画 162×130cm 2011年

\ 
天书 布面油画 130×112cm 2001年

\ 
哺(一) 布面油画 162×130cm 1995年

\ 
祈 布面油画 100×100cm 2003年

\ 
小扎西 布面油画 162×130cm 1994年

  景玉书,1940年生于河北保定。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

  1960年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留校任教。

  1967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

  1973年随《中华人民共和国美术作品展》赴欧洲考察访问。

  1991年,2000年两次赴法国及欧洲10多个国家进行艺术考察。

  曾参加深圳及美国佛罗里达州的“锦绣中华”微缩景观的筹建工作并担任艺术指导。

  自1964年首次参加“全国美展”之后,陆续参加国家级和国际性美展。曾在河北、北京(中国美术馆)、巴黎、马赛、台湾等地举办个人画展。还在法国、美国、香港、澳门、台湾、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展出。

 \
西藏那曲采风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景玉书的40多幅取材于世界屋脊的油画在法国巴黎展出时受到了欢迎。画廊经理破例打开香槟酒表示祝贺:“你运用我们熟悉的传统手法,表现了我们不熟悉的东方,即亲切又陌生,我们很喜欢。”还热情地邀请景玉书每年到巴黎举办一次画展。当时,巴黎的《欧洲时报》对景玉书进行了专访,报道中称他的作品为“含蓄的美·无声的诗”。展览的成功给予他鼓励,也坚定了他走自己道路的信念。巴黎之行成为景玉书艺术征程上的一个新起点。

  在巴黎展出的作品,是他八十年代油画创作的一部分。1981年,他进入北京电影学院从事教学工作。从此,拿起搁置了15年的画笔,步入不惑之年的他开始发奋追回那逝去的青春年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第一次踏入雪域高原这片净土,在那里初次接触到极近原始的自然风貌、神秘灿烂的独特文化、淳朴强悍的藏族形象,这一切都给他留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记忆。更使他心灵受到巨大震撼的是高原那令人魂牵梦绕、惊心动魄的美;那是一种神秘的美,一种苍凉、悲壮、深沉而博大的美;还是一种具有崇高人性、人类之爱的美;更是一种远离俗媚,不事张扬的天地间之大美。而这又恰好与他的审美理念、情趣相契合,与他的性格、气质、素养息息相通。而他所熟悉的油画写实手法,又为表达他的心声,提供了必要的手段。于是,创作的激情喷涌而出,西藏题材便成为他寄情抒怀的一片沃土。

  在创作中,他选择了一种既适宜表达内心情感,又能发挥自身优势的写实手法,他注重发掘自己在造型方面的潜能,借用古典油画中透明半透明的多遍画法,以增强画面的厚重感与层次,适度弱化色彩的对比,以凸显形体结构的魅力。人物的描写,常常凭借简约的人文与自然环境相融合,以增强高原文明的神秘感、历史的沧桑感和人物的精神内涵,来留给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他的作品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而其中所传达出的人文精神却超越了地域和时空,对生命的崇敬、对人性、人情的关注,成为他创作思路的主导。《八月微风》描写了在草原迷人的季节,母子二人亲密地依偎着,骑在弯着一双有力的犄角、昂首向前的牦牛背上,牦牛颈下悬挂着的铜铃随风摇曳,悦耳的铃声轻轻地飘向远方,画面的一切展现了人类和大自然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美好;《两个尕妹》刻画了两个背水的少女,在寂静无垠的草原上默默前行,没有惊喜,没有悲伤,迈着沉重单调的步伐,年年月月、世世代代地走着,那穿着用牛皮缝制的毡靴的双脚,踏在初春的嫩草上,象一首无声的诗。《神秘之门》、《天书》都是描写了画家对西藏文明特有的神秘感的美好想往,也折射出对人类探求未知领域的一种渴望,同时也揭示了高原古老文明的独特魅力。画家不少题材描写的是母亲和孩子,《哺》运用柔和的暖色调刻画了母亲那低垂的脸庞在阴影中隐约可辨的全神贯注的柔情,那紧楼孩子的粗糙的双手,与洁白丰腴的乳房在暗赭色的背景中凸显出来,这就是“母爱”,人类最崇高的爱,展现在温暖的闪烁着微光的炉火旁。这些作品,深深地凝聚着他的内心感受,充溢着他的眷恋情怀。画家的人品、性格和作品相融,形成一种含蓄、细腻、深沉、宁静的风格。他的作品流露出的审美个性,倾向于一种内向型的抒情,追求一种深沉的诗意,雄浑深厚的气质,含而不露的韵味,作品平易而质朴,给人以亲切感。从自然平易的生活中,撷取人类某种共同的精神,借鉴西方某些表现手法,传达出一种东方的神韵,这或许正是他努力追寻的方向。

  两次巴黎之行,使他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在借鉴西方艺术的同时,首先要有自尊,要自信自立,走自己的路。他迫切希望对自己的母文化进行深入的再学习再研究,并将此视为终生的必修课。

  景玉书的艺术之根,深深地扎在养育了他的这片热土上。他脚踏实地不随风飘摇,是一位执著虔诚地把艺术视为生命的画家。

 
 

上一篇:女藏医央金拉姆的传奇故事
下一篇:青海湖归去来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