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女藏医央金拉姆的传奇故事

2013-04-08 13:33:52   来源:《中国西藏》2011年第一期   作者:文·图/顿拉

央金拉姆是20世纪藏医领域负有盛名的女藏医,她以其惊人的胆识和毕生的努力,成为一名在开眼、妇科治疗领域影响很高的著名医师。

\
央金拉姆照片。

  在这里我要讲述的,是一位在上个世纪极负盛名的女藏医央金拉姆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出身显赫 少年适逢动荡年月

  央金拉姆于藏历第十五饶迥火羊年元月一日(1907年)出生在墨脱白马岗。其父亲是昌都地区类乌齐阳衮寺拉章的喇嘛杰仲·强巴迥奈。类乌齐阳衮寺是藏传佛教达隆噶举派在康区的一座著名寺院,与位于藏北的达隆寺并称为达隆噶举的“下寺”与“上寺”。父亲杰仲·强巴迥奈是类乌齐寺三大活佛体系中第七世杰仲活佛,是当时享有盛誉的精通大小五明的学者,尤其在藏医领域有很深的造诣,留下的著作达6卷之多,涉及声明学、天文历算、藏医药学等内容。

  藏历第十五饶迥土猪年(1899年),杰仲·强巴迥奈由波密噶南第巴派出的200名士兵护送,携妻室及众近侍到白玛岗来传教,修建了两座寺庙,建立了“十日跳神会”等完备的宗教仪轨。央金拉姆就是在此期间出生的。

  从小央金拉姆就跟随父亲学习。从最初的藏文读写、《三十颂》和《音势论》等语法论著的学习到后来的对藏医学专业的攻读,她都以持之以恒、孜孜不倦的精神对待。藏族传统教学以识记为主,记忆超凡的她,每天能够背诵藏医学理论书籍15页之多。

  藏历土猴年(1908年),清朝派出的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进军昌都,杰仲·强巴迥奈为了寺庙免遭战火的洗劫,派出卓尼次成赶牛1000头等丰厚礼品作为对赵军的犒劳。而赵尔丰鉴于类乌齐寺友好举动,没有派出军队进攻类乌齐,使具有600余年历史、拥有珍贵文物的类乌齐寺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后来到民国初年,彭日升率领的新军进驻类乌齐,杰仲活佛依旧以礼相待。这时素来嫉妒杰仲活佛才能的类乌齐寺另一名活佛——夏仲·洛桑楚臣认为这是扳倒杰仲活佛的良机,于是带上总库管家才扎等18名随从潜往拉萨,报告杰仲活佛投靠汉人军队、背叛噶厦。噶厦政府以暗通汉人为由,令朵基噶伦强巴丹达将杰仲活佛充军到洛宗,后移交那曲达仁,让达仁寺对他进行管制。是时,达隆寺紫珠阿旺班丹活佛向十三世达赖喇嘛上书,恳求允许将杰仲,强巴迥奈邀请至达隆寺驻锡。这一请求得到了批准,杰仲活佛从此驻锡于达隆噶举“上寺”——达隆寺,直到藏历水猪年(1923年)圆寂。

  在此期时,拉萨藏医院向十三世达赖喇嘛呈递申请,询问能否从杰仲活佛处求得一些藏医药方。得到批准后,藏医院派出两名医生到杰仲,强巴迥奈处求学,领教了很多珍贵的藏药配方。同时,杰仲·强巴迥奈也通过两名弟子向院方请求,将自己的女儿央金拉姆派至藏医院学习开眼医术。

  关于央金拉姆学习开眼技术的因缘,著名藏医阿旺平措先生讲了这么一段故事:

  当年1899年,其父杰仲活佛赴墨脱白玛岗传教时,随从索本不小心用一块石头打瞎了路边一头牦牛的眼睛,此事成了杰仲活佛长久以来耿耿于怀的心病,立誓用行动予以赎罪。后来发现小女央金拉姆是一个在医学上悟性极高的可塑之人,于是恳求时任藏医院院长的钦绕罗布大师为女儿传授开眼技术,希望通过女儿为众多盲人开眼的造化,赎回当年在白玛岗造下的孽缘。

  非凡少女 英名远播高原内外

  央金拉姆13岁时,开始从医,这时她已初步掌握了一套通过切脉查尿诊断病情的医术,小有名气。央金拉姆按父亲的盼咐到藏医院拜师,得到大医师钦绕罗布院长的同意,从此她师从珀东医师等多位名医学习开眼医术,在他们的谆谆教导和自己的孜孜探求下,很快求得真经,掌握了梦寐以求的开眼技术。之后,她游历四方,医治了拉萨、昌都等地众多贫穷盲人,还他们以真切的世界。她在医治病人的过程中,从不收取任何费用,倒向病人提供营养、食物等。来自边地到拉萨求医的那些贫穷病人,最大的难处就是没有一处遮风避雨的住所,央金拉姆不但认真医治疾病,还热心为他们到处找寻旅店,解决他们的住宿费用,赢得了广大民众的无限敬佩。
\
央金拉姆儿子江白贡觉。

  央金拉姆对穷人慷慨解囊,自己在生活中却是一个很节俭的人,常常教导身边的人千万不可铺张浪费,剩饭剩菜绝对不能随意丢掉,饿着的人那么多,要多想他们的痛苦,哪怕是喂了流浪小狗也是自己的造化。藏历第十六饶迥土鼠年(1948年),不丹国王晋美旺秋因眼瞎遣使到拉萨,邀请央金拉姆到不丹国医治。医术精湛的她很快治好了他的眼疾,并应国王的恳求暂留不丹,医治了为数不少的不丹国病人,因疗术甚高,声名远播。1951年央金拉姆返回西藏后,钦绕罗布院长授予她“开眼医术第一人”的荣誉,并颁发证书。

  是后,央金拉姆偕同医师阿旺平措到达孜、热振、墨竹、直孔、桑日等18大宗进行开眼治疗工作。从1951年到1953年的3年中,两人共治愈了300多人的盲眼之症。他们骑着马,带上药物等足够盘缠,进入夺底山谷,翻过彭波果拉山,依次来到了林周境内的彭波、热振等地。离开林周后,他们又来到了直贡,然后向北翻山来到了嘉黎,后经过波密返回到工域各地。每到一处,一般落脚在当地宗政府或某谿卡内,由当地首领向属地群众通知招来,然后一一进行开眼治疗,有时为治疗几个病人须呆上一月之久。接下来他们翻过米拉山,依次来到了沃卡、桑日等山南各地,当他们到洛扎境内时,接到了藏医院要求立刻返回的通知。因为单位应中共西藏工委组织的赴内地参观的工作安排,已安排阿旺平措同志代表藏医系统到内地参观,他们只好放弃原来的沿着日喀则,赴阿里继续巡医的计划打道回府。当然他们回到拉萨时,参观团已出发。

  1956年,央金拉姆返回阔别已久的故乡类乌齐。在往返途中,她不忘自己作为医生的伟大使命,医治了众多昌都、类乌齐等地的病人,从此她在康区声名日上。藏族俗话言:“路人应早出”,但是把病人放在首位的央金拉姆无法做到这点,只要路上遇到病人,她的行程将会完全改变。这种没有计划的日程使身边心直口快的仆从很是埋怨,他认为这种无谓的事情,将会耽误他们的行程,但是央金拉姆做事依旧如故,最后那位仆从干脆将装有药物的行李提前偷偷运送,那样他们才能如期到达下一站。1958年,藏医院院长钦绕罗布患上了白内障眼疾,央金拉姆应院长的吩咐,离开昌都踏上了赴拉萨的路上。尽管那时康区叛乱,一路尽是九死一生的险象环生,央金拉姆还是不顾安危回到了拉萨。但拉萨发生的1959年的叛乱和接踵而至的民主改革,耽误了钦绕罗布进行开眼手术的最佳时机,直到藏历水虎年(1962年)离世,央金拉姆也没能将自己独有的开眼技术用在为恩师答谢的手术中,这也许是她一生最大的遗憾。

  央金拉姆对病人从不嫌脏,在那次赴家乡期间,她偶遇一染上性病的妇女,由于没有生活来源,游手好闲,做些顺手牵羊的事糊口。当天央金拉姆正好顺路遇见她在路边小便,看到此女被疾病折磨,感到极为同情,于是她把这个人人抛弃的女人视如亲人,认真做了检查和治疗。回到亲戚家时,他们感到不可理喻,认为接触这种肮脏龌龊的女人,不仅会传染疾病,还有招致晦气的可能,所以都在埋怨,但央金拉姆却为病人从病痛折磨救出而高兴。

上一篇:吴长江:再现三江源头风骨
下一篇:含蓄的美 无声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