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民族文化传播的耕耘者

2013-04-07 14:27:12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作者:周芳

多年来,她一直潜心于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关系的研究,关注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并把它作为自己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她就是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藏族教授张燕。

  原标题 从记者到学者:民族文化传播的耕耘者

 \

\

 张燕在西北田野调查并凝聚成22万字的专著《中国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

 
  她是我国恢复高考制度之后的首届大学毕业生,她是中国传媒大学唯一的藏族教师,她也是中国新闻史学会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会副会长。多年来,她一直潜心于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关系的研究,关注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并把它作为自己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她就是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藏族教授张燕。

  北京的冬日清冷萧瑟。当记者走近她的时候——温馨的小屋,温和的微笑,温雅的话语,顿时感到一股浓浓的暖意。如果不是记者提前做了些采访准备,望着面前这位如同邻家大姐般的女性,也许真的不会把优秀记者、资深教授、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研究学者等一系列身份与她联系在一起。然而,这就是她——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藏族教授张燕。

  记者生涯是生命中的华彩乐章

  1982年初,作为我国恢复高考制度之后的首届大学毕业生,走出中央民族学院校门的张燕被分配到了甘肃日报社。

  “当时觉得能进省报从事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非常幸运,理当竭尽全力当一名好记者。”尽管当记者已是30年前的往事,但回忆起那段时光,张燕的脸上仍然流露出极大的满足感。

  得益于当了3年知识青年的农村历练,得益于做了两年工厂学徒的经历,当然,更得益于对记者职业的热爱和不懈努力,张燕很快适应了报社的工作环境,熟悉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张燕主动要求派驻记者站,沙乡、果园、林场、草原……她在充满生机的河西走廊奔走着、采写着,从几百字的消息到数千字的典型人物、调查报告、长篇通讯、连续报道……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发表了近两百篇各类新闻作品。

  “那一年我被评为报社的先进工作者,奖品是一个烧水的铝壶,这么大个儿,能灌3暖瓶开水。”说到这儿,张燕开心地笑了。“其实这种荣誉只是一时评价而已。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许多变动中的风景,听到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人生得到了充分滋养。干新闻虽然只有短短的5年,每每回想起来总是非常开心,那段岁月可以说是我生命中的华彩乐章。”

  教师是她无悔的终身职业

  当张燕成为颇有名气的记者的时候,甘肃日报上却不见了她的名字。有喜欢她的读者打电话去报社询问,方知她调去了兰州大学新闻系。

  也许是因为有新闻从业经验,也许是兰州大学新闻系刚恢复招生缺乏教师,当初张燕调入这所门槛不低的全国重点大学非常顺利。第一年面对的是85级学生,他们19岁,她29岁……

  说起当年从新闻业界转向新闻学界,张燕有几分感慨:“原本以为教书的时间不会太久,也许只需三年五载,我想在相对清静的高校沉淀一番,然后重返新闻采写一线的,没想到在兰州大学13年,后又在中国传媒大学13年,讲台一站便已整整26年了。”

  花开花落几春风,看着一批批本科生、研究生走出校门,投身到工作中,成长为新闻传播界的栋梁之才,张燕感到宽慰和满足:“我最珍贵的财富就是学生。”也许是因为投入了太多心力和感情,每每说到学生的时候张燕就会如数家珍一般,总觉得他们就是自己新闻理想与记者梦想的延续,很亲切也很幸福。“教师应该就是我的终身职业了。”张燕说。

  实际上,这些年,张燕也在和学生们一起成长,从年轻讲师到资深教授,从讲授新闻业务课程拓展到讲授广播电视节目主持、新闻专题研究等领域,从感性经验传授到理性学术研讨,从荣获校级教学成果奖到省部级教学成果奖……如今,堪称桃李满天下的她虽然年过半百、青春不再,但仍然在三尺讲台上耕耘并快乐着。

  关注民族文化传播与发展

  张燕是中国传媒大学唯一的藏族教师,也是西藏大学的客座教授。记者抬眼看见书架上她身着藏装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仪态端庄,颇具藏家女的独特风韵。

  也许是骨子里流淌着藏族的血液,张燕对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极为关注。这些年来,她潜心于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关系的研究,不仅发表了一系列学术论文,同时还主持完成了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与文化建设》。

  张燕介绍,当时申请这个课题的时候没想到它竟是如此广博和复杂,结果一铺开才发现它不仅涉及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的历史,大众传播媒介的形态和功能,同时还要观照到西北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渊源与沿革,大众传播语境下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与构建,需要探讨的层面极为丰富,越深入越觉得其意义重大。

  “客观而言,近些年来国内学者对于内地大众传播发展现状的研究成果已经非常丰厚了,但是,对于广大少数民族地区大众传播方面的探讨相对薄弱,自己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学者,对于这一领域的关注应该有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说到这儿,张燕从书架上取下课题研究的成果《中国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一书递给记者。封面上,那蓝灰色调颇具几分民族风格。

  记者看到书的后记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无论是盘腿坐在青海湖北大草甸子上和一群藏族小学生一问一答的时候,或是斜倚在新疆吐鲁沟维吾尔族少女的货摊边说东道西的时候,无论是在雨雪飘飘的临夏街头倾听那遥远的清真寺传来苍劲的呼唤声的时候,或是在塔尔寺活佛家中喝着浓香的奶茶的时候,整个身心都处于一种十分自然的状态:宁静、舒畅、还有一丝惬意。然而,一路走来,一路问来,一路想来,一路写来,便渐渐感到了日愈一日的沉重和艰辛。毕竟,大众传播、民族文化都是内涵极为丰富的领域,如今将两者合为一处,再加之西北少数民族这一限定,建构而成的将会是怎样的一幅图景!”

  尽管沉重和艰辛,但是负有使命感的张燕还是竭力收集各种资料,带着研究生做田野调查,走访各类少数民族媒体并进行访谈,最终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凝聚成22万字的专著。

  新闻界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先生对张燕的著作给予了客观评价:“《中国西北地区少数民族大众传播与民族文化》从一个崭新的角度探求了我国少数民族大众传播的规律、特点和现实中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它是在掌握了大量资料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后完成的。这本书材料翔实,论述精辟,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平和科学价值,丰富了我国大众传播学研究的内容,对于我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以及少数民族文化建设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如今,张燕担任着中国新闻史学会少数民族新闻传播史研究委员会副会长一职。她写论文、做课题,继续潜心于这一领域的探讨。

  忽然,记者发现张燕的专著上署名为“益西拉姆”。张燕笑着说:“这是我的藏族名字,意思是智慧仙女,寓意美好吧。”

  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温暖的小屋。记者、教师、学者种种身份叠加一起,烘托出一个丰满的张燕。她依然一脸温和的微笑,那是一个热爱生命、懂得生活的藏家女最自然的表情。

  (本文由张燕供图)
 
 

上一篇:于式玉:女性笔触下的甘南藏区
下一篇:震撼心灵的文化传承与艺术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