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吴英杰 五十三载高原情

2013-04-03 09:20:57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李而亮

吴英杰对儿时自己家乡山东省昌邑县的印象是模糊不清的。打记事起,满脑子刻下的都是青藏高原无边草原、苍茫戈壁、峻岭雪山。他在这里成长成人、成家立业,然后成了西藏的一名高官。

 \

  “我今年已经进藏53年了!”

  以豪迈口气说这话的人叫吴英杰,今年底才满55周岁,时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

  作为一名汉族干部,吴英杰一生中对儿时自己家乡山东省昌邑县的印象是模糊不清的。打记事起,满脑子刻下的都是青藏高原无边草原、苍茫戈壁、峻岭雪山。他在这里成长成人、成家立业,然后成了西藏的一名高官。

  “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对于我们的采访相约,吴英杰一口拒绝。他说,有多少“藏二代”、“藏三代”在西藏几十年,如今依然默默无闻,无人提及。你们要多采访他们,好好写写这些人。

  我们当然要采写那些普通人,但也不愿放过吴英杰。毕竟,他在高原的53年,并不是每一天都在当大官。在他的身上,总有许多普通“藏二代”共同的经历和固有的情怀。

  于是,我们通过四处“打听”,找到一些吴英杰的零碎故事。

  西藏“生命线”上成长起来的“吴大个”

  吴英杰约一米八三的个头,典型的山东大汉。在西藏自治区主席副主席十多人的一张合影中,能一眼认出谁是吴英杰。

  典型的山东人,却没能在山东度过自己的童年。1956年,吴英杰还没生下来,其父亲吴子明就从山东昌邑县县委委员、团委书记任上调到西藏,分配在格尔木工作。

  格尔木位于青海的柴达木盆地,那里原本是一片不毛之地。西藏和平解放后,负责开通青藏公路的解放军慕生忠将军初经此地时,向当地一个牧民打听地名。那个牧民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格尔木”。慕生忠将军把手杖往地上一插,豪情满怀地说:就把这里叫格尔木吧!

  1954年12月,随着青藏公路通车,格尔木成为西藏物质运输的后勤大基地。长期以来,西藏所需的80%物质,要从内地汇集到这里,然后运向西藏的四面八方。格尔木,是西藏与内地的黄金连接点。

  进藏前,吴英杰的父亲吴子明已经算“老革命”了。他早年就是山东地下党员。1956年,团县委书记的吴子明,眼看要在政治上进步了,却响应党的号召,打起背包报名去遥远而艰苦的西藏工作,从此也彻底改变了吴英杰的命运。

  年轻,又有点文化的吴子明来到格尔木后,很快被慕生忠将军看中,当上了宣传科长。后来,吴子明负责组建了西藏最大的后方物资转运站,而且在峡东运输站也就是以后著名的柳园运输站当了20多年站长。可以说,格尔木有一半进藏的物资,是通过吴子明的双手转运进藏的。

  1958年,只有一岁多的吴英杰和全家人被父亲带到了格尔木,来到了看不到葱绿麦苗而满眼只有荒漠戈壁、飞沙走石、冰天雪地的陌生地方。

  与当年所有进藏干部孩子一样,吴英杰在格尔木子弟学校里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小学和中学。从小就在艰苦环境中长大的吴英杰,形成了自由侠义、无拘无束的性格。

  1974年,吴英杰高中毕业后,义无反顾到藏东林芝当了知青。他性格豪爽,大大咧咧,乐观好胜,与当地的工布老乡混得很哥们儿。当然,凭着他那魁梧身躯与年轻气盛,也免不了与当地农民为了撑饱肚子打打牙祭而斗架。1977年10月,吴英杰“回城”来到了他从未生活过的拉萨,成为西郊电厂的一名职工。受长期在运输线上成长的影响,到电厂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开汽车跑运输,为此还与厂领导吵过架,死缠硬磨要学开车。厂领导用很严肃的口气教育这个楞头青,让他服从革命工作的需要。服从需要的结果,便是在厂里当了个统计员兼团总支副书记,让总坐不住的他硬坐到了办公室方桌前倍受煎熬。

  1979年,就在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吴英杰考进位于陕西咸阳的西藏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大学里,他凭着个头高大,运动天赋高,很快就当了班长,不久又当选为院学生会副主席兼体育部长。个头高大的吴英杰无疑是系里和学校的篮球、排球主力,得分高手。他不仅个头高,速度还快,作为学院的田径队队员,竟然与其他队员一起破了西藏自治区4×100米的记录,同时还参加过首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担任西藏大学生队队长。

  吴英杰四肢发达,头脑也很发达。他好玩、好动,学习成绩却出奇地好,身边聚集了一批当今称为“粉丝”的同学,同班女同学洪云更是其中之一。洪云也是学院有名的运动健将,性格风风火火,如同假小子。这对个头相当,性格相投的大学同学,毕业后顺理成章结为了夫妻。同为“藏二代”的洪云,目前在西藏安全厅工作,她的父亲是十八军的老战士。

上一篇:姬秋梅 羌塘草原成长的女博士
下一篇:于式玉:女性笔触下的甘南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