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行医僧人:让传统藏医药惠泽更多患者

2013-03-29 12:54:19   来源:   作者:张道正 丁思 南如卓玛

在甘南藏族自治州,120家寺院中有30多家从事藏药制剂的配制和使用,同时教授僧人藏医药知识,一批既注重佛教修持又有着精湛医术的僧人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和信任。

\

丹巴尖措是当地老百姓最信任的人。杨艳敏摄

 \

加洋言排在为病人号脉问诊。丁思摄

  长期以来,藏传佛教寺院是藏医药民间传承和发展的一个主渠道。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120家寺院中有30多家从事藏药制剂的配制和使用,同时教授僧人藏医药知识,一批既注重佛教修持又有着精湛医术的僧人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和信任——

  丹巴尖措:创建藏医院 发展藏医药

  卡加曼山巍巍耸立,卡加河哗哗流淌,在卡加曼寺藏医院的门口,身穿绛红色袈裟的僧人丹巴尖措与几位牧民病人正在交谈。今年52岁的丹巴尖措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卡加曼乡卡加曼寺寺管会的前主任,2004年他发起创建了卡加曼寺藏医院,藏医院与历史悠久的卡加曼寺遥遥相望。

  卡加曼寺秉承格鲁宗风,严持戒律,注重佛教修持,在藏医学方面也是人才辈出,丹巴尖措就是其中的一位。

  从小酷爱医学的丹巴尖措1980年出家为僧,为更好地掌握藏医药学知识,1985年至1993年,他先后到四川马尔康藏医研究所、甘南藏医研究所拜国家级专家旦考、图布旦为师,进一步钻研藏医药的辨认、炮制、诊断、配制等知识和技术。

  为了给病人治病,丹巴尖措多年出诊,足迹遍布甘南整个藏区,甚至出诊青海、四川等地,更有全国各地的患者慕名前来。

  “丹巴尖措的医术很高,我们有病了就来这里,特别信任他。”合作市那吾乡绍玛村的农民格老向笔者竖起了拇指。

  如今,丹巴尖措不仅担任卡加曼寺藏医院院长的职务,还在卡加曼寺任主持。除诵佛念经,他还教授寺院内的年轻僧人医术。在藏医院的办公室坐诊,检查制药车间,这是他不出诊时每天的“必修课”。

  卡加曼寺藏医院的建筑是典型的藏式风格,红色的柱子,黄色的外墙,虽面积不大,但各种制药车间一应俱全。“配料车间”、“贵细料库”、“药粉灭菌间”、“粉碎车间”、“外包车间”等门上的标签全都由汉藏双语注明,车间内还有一些高科技制药机械。

  丹巴尖措告诉笔者,卡加曼寺藏医院的制剂配方都沿袭了古老的传统,制作工艺则利用现代技术,这符合藏医药的发展方向,而且规模化生产后,会使更多的患者受益。

  “在藏区,寺院是文化中心,僧 人们不仅学习医学,还学习佛学、哲学等,因此,老百姓都很信任寺院的僧人。”丹巴尖措介绍说。

  加洋言排:将坚持出诊到生命的最后

  穿着绛红色袈裟的僧人加洋言排,拄着拐杖,步履匆匆地从僧舍赶往寺院藏医院,笑着对在走廊等候多时的病人道上一句:“deimo(你好)。”每天,加洋言排要接诊至少8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每次看病仅收费四五元人民币,用以购买藏粉药包,“最贵的一次,开药费40元,”加洋言排说。

  加洋言排是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科才寺的僧人,也是该寺院藏医院创建以来的第一批医生。他右脚天生残疾,身材瘦小,留着长长的胡须。

  科才寺位于甘南夏河科才乡境内,1981年,经夏河县人民政府批准开放,为拉卜楞寺所辖格鲁派寺院。2004年,国家在科才乡实施易地搬迁项目和游牧民定居工程。目前,该乡3358名牧民实现集中定居,科才寺藏医院也在同年得以新修。

  新修的寺院藏医院大门左侧摆放着一排刻有独特藏式花纹的转经筒。院内停放着几辆摩托车和小轿车,候诊的藏民不时将头探进加洋言排的诊室里。

  “以后注意不要吃生冷的食物。”诊室内,加洋言排正在为病人号脉问诊,一位弟子在旁记录药方。一张办公桌,一张病床,一个书柜,简单的医疗用具插在杯中,房间里摆设简陋却整洁。

  “学习藏医的初衷是想战胜病魔。”加洋言排说,7岁时,他右脚神经开始疼痛无比,并逐渐失去意识,最终只能借助拐杖行走。

  1974年,13岁的加洋言排从家乡科才村前往拉卜楞寺出家学习藏医。3年学成之后,加洋言排回到科才寺,成为该寺的一名僧人。1979年秋天,他在拉卜楞寺考取了乡村医生资格证,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医生。

  “当时,牧民去夏河县城看病,骑马也要3天。”加洋言排回忆称,拉卜楞寺六世贡唐仓活佛希望他能留在牧区的科才寺,为民众服务。

  1980年,科才寺创建寺院藏医院,加洋言排和另一位藏医留了下来。他主治胃病、肝病、胆囊炎等疾病,以藏医药为主,偶尔也会治疗简单的外科皮外伤。

  “那时病人都是骑马来寺院找我看病,来不了时,我就骑马出诊。”加洋言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用鹿皮做成的袋子,里面装有草药,“当时这就是我的药箱,出诊时装点藏药,揣在藏袍里就出发了。”他还自己上山挖草药,脚伤常会带来行动不便,“被狗追、滚下山都是常有的事儿。”

  行医期间,加洋言排还常为贫苦藏民免费治疗。他高明的医术在牧区传开,青海、四川、拉萨等地的民众都知道科才村有一位“宅心仁厚”的“阿科”。病人还赠送他新药箱和拐杖。

  夏河县达麦乡山塘村的何玉芬腿疼,雇车前来看病,“以前看病花了1万多元也无效,去年开始找阿科治疗,第一次抓药花了5元。经过一段时间,感觉腿疼减轻了不少。他的医术真的很高明。”

  加洋言排坚持每天早上4点多便起床念经,通读医书,“藏医真的很伟大,能救治那么多病人。现在我的年纪大了,对医书也越来越有感情。”

  加洋言排说,他将坚持出诊到生命的最后,希望医院能有更多先进的医疗设备,欢迎更多医务人员能来牧区交流,给当地医生教授新的医学知识,为民众服务。
 
中国民族报 2013年3月26日第5版
 

上一篇:堆谐“不要改,不能丢” 传下“西藏的宝”
下一篇:姬秋梅 羌塘草原成长的女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