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堆谐“不要改,不能丢” 传下“西藏的宝”

2013-03-29 12:45:55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史卫静 文/图

每周四下午,西藏拉萨市群艺馆都要邀请专业的堆谐老师,义务教授对这门艺术感兴趣的市民。一位舞者专注地做着示范动作。她就是培训班的老师白勇。

\

白勇老师向学员传授堆谐技艺。

   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群艺馆一楼的排练厅里,传出悠扬的藏语歌唱,鞋跟踏地的声音整齐划一,很有些气势。弹琴的乐师们随着乐曲高声唱和。堆谐老师白勇一腔热忱地向学员传授堆谐艺术。身边的朋友们都不理解她如此热衷于跳堆谐,究竟是为哪般。每当这时,她都会耐心地解释:“这是我的爱好,我与舞蹈有缘,与堆谐有缘。国家培养了我们,那些民间艺人把宝贵的东西教给了我们。我们就要把它传承下去,有时间有精力就要一直跳下去。” 

  义务教授 不念得失

  这是今年藏历年之后开始的免费堆谐培训班的排练现场。每周四下午,西藏拉萨市群艺馆都要邀请专业的堆谐老师,义务教授对这门艺术感兴趣的市民。在乐队和围作一圈的人们中间,一位舞者专注地做着示范动作。她就是培训班的老师白勇。

  每周的这个时候,白勇都会准时出现在排练厅里,带领新老学员一起感受堆谐的魅力,而做这些是没有任何报酬的。白勇介绍说,这个培训班从乐师到学员都是自发组织起来的。最初只有20多人,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队伍已经壮大到60多人了。

  走访当天,白勇兴奋地用手比划着,介绍道:“今天这些学生都是跟着朋友第一次过来的。”每当有新学员加入,白勇都会和他们一一交流,所以问起当天参与活动的新学员人数,白勇回答得毫不迟疑——“23个”。

  堆谐是一门唱跳结合的藏族艺术,先是单纯歌唱的慢板,再是边唱边跳的快板。每次上课前,白勇都会把打印好的唱词发到每一个学员的手上,讲解完歌词大意,再逐句带着他们演唱。直到所有人都熟悉了慢板的唱词,再开始教他们舞蹈的步伐节奏,载歌载舞跳起来。

  这一天,白勇教他们演唱的是一首纪念布达拉宫建成的歌曲。据说歌曲由当年布达拉宫的建筑工程师索朗多杰创作,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白勇老师介绍,拉萨堆谐一共有50多首歌曲。目前,她已经教给学员们十几首了。

  与堆谐的不解之缘

  从拉萨市歌舞团退休的白勇今年已经68岁了。50多年前,白勇开始了与堆谐的缘分。那时候,漂亮可爱的小白勇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大大小小的文艺演出里,她总是主力。就这样,唱着跳着就声名在外了。当时,西藏旧时期保留下来的民间社团“囊玛堆谐吉朵”的负责人听说有这样一个能歌善舞的女孩,就专程找到白勇家,邀请她加入“囊玛堆谐吉朵”,学习堆谐艺术。

  这样隆重的邀约,对小白勇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肯定与赞赏。她毫不犹豫地跟着那些民间艺人走了,尽管当时她对堆谐并不了解。通过不断的学习,加之先前的舞蹈天赋,白勇深深地喜欢上这门西藏传统艺术。“一跳就跳到头发都白了,放不下了,这辈子都放不下了。”白勇始终认为,自己与堆谐是有很深缘分的。

  而堆谐也并没辜负白勇的一腔热忱,正是它,带来了白勇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1964年,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在北京举行。西藏精心组织了一台业余歌舞节目到北京参演,其中就包括白勇参与表演的堆谐。他们在人民大会堂与当时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同台演出。

  那一年,白勇刚满20岁,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北京,而为才旦卓玛伴舞的经历,也成为白勇继续舞蹈生涯的特殊鼓舞。“那时候只有长得漂亮,身材好,唱得好跳得好的人才能入选。”白勇说起这话时,自豪之中却也夹杂着些许娇羞。现在的白勇,看上去丝毫不像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足以想见当年的她该是何等的风姿绰约。

  从北京回来后,白勇就被吸纳到专业团队中,继续跳堆谐。上世纪70年代,她所在的文化队与拉萨市歌舞团合并。从舞蹈演员到编导,白勇把每一个角色都扮演得很出色。即使2002年退休后,白勇也从没放弃过训练。她仿佛穿上了童话中的那双红舞鞋,不知疲倦地跳着。

  要把“西藏的宝”传下去

  作为拉萨市级非遗项目“拉萨堆谐”的传承人,白勇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学习这门艺术,因此他们的免费堆谐培训班一直秉承着开门办班的理念,不限年龄,不分民族,只要感兴趣想学,他们就教。

  尽管有着将堆谐发扬光大的心愿,白勇也坦承,学习堆谐对于藏族以外的其他民族来说,确实难度不小。在白勇的学员中,有3名来自西藏大学艺术系的汉族学生。他们每次学习时,都要在藏语唱词下面标注上汉语拼音,才能勉强跟唱下来。而没有任何基础的人跳起堆谐来,也要费一番工夫,光是踩准节奏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白勇心中,堆谐就是最珍贵的宝贝。“这是我们西藏的宝”,是她最爱说的一句话。那些描绘西藏山水、回忆历史、讲述民间故事、歌颂爱情的歌词,在她看来“特别美”。“现在的歌,唱几个月就没了。我们的堆谐流传了好几百年,到现在仍然受人喜欢。”自豪之余,白勇也不免有些惶恐,她不希望“西藏的宝”从她这里断了香火。

  对于堆谐,白勇有着极大敬畏。“不要改,不能丢”,是她一贯秉承的理念。她从不认为,当今时代,有谁有资格去对“已经设计得非常好”的堆谐进行改编。在白勇看来,将原汁原味的堆谐一直跳下去,就是对它最好的保护。
 
 中国民族报 2013年3月29日第10版

上一篇:李安宅:拉卜楞寺的“在家人”
下一篇:行医僧人:让传统藏医药惠泽更多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