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李安宅:拉卜楞寺的“在家人”

2013-03-29 11:45:09   来源:   

他在拉卜楞寺一住就是3年,完成了国内外公认的通过实地考察和社会调研撰写成的藏族宗教史第一部杰作——《拉卜楞寺调查报告》。他就是中国现代藏学的开拓者——李安宅。

  在调查中,李安宅非常尊重藏族文化和人民,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异文化。他在《喇嘛教育制度》一文中说:“乍到边地者,因为不知道他们已有的民风、民仪及其制度,每每以所不知者视为无有。什么‘没有礼教哩’、‘没有教育哩’,几乎随时都在‘开发边疆者’的口头上。站在沟通文化的立场,这是十分可惜而且需要纠正的事。”他认为,藏族聚居区有很多值得内地学习的东西,比如教育方面:“然就制度而论,他们可以贡献于我们的,已有甚多者。”

  李安宅一向注重实地研究。在为王树民所作《<陇岷><洮州>二日记序》中,他谈到:“国内学子沉湎于故纸堆中,传统习气,积重难返。因而支离破碎,对于治乱兴衰,无关体要。五四运动以后,中国故纸,又加上一重外国故纸,除少数部门接受了客观研究与实地工作外,仍无补于学术风气之转移。”通过介绍两位国外藏学专家,他表达了“学术研究,有大学与图书馆固为必要,然若除此以外,不做实地研究,不到典籍、宗教、民风策源地去考查,必不能了解其生命之所在”的实地研究的思想。
 

\

武装的拉卜楞男子(载《藏族宗教史之实地研究》)。 (本文均为资料图片)

  李安宅笃信社会调查须自社会服务入手,他提出“三位一体”的治学方法。在《实地研究与边疆》一文中,他认为“因袭的学风,既然病在不切实际,所以我们非提倡实地研究不可”。还提出:“实地研究最好的办法,乃是利用服务的手段,这不但是因为‘学以致用’的原则,更是因为旁观式、审问式的研究不如同情处境参与其行动更来得亲切自然而易洞明其窍要。为欲提倡这种新的脚踏实地的风采,我们当然要扩大宣传,联络同仁,最有效的宣传,乃在使人共同参与实地研究、实地服务,使在实地研究、实地服务当中证得实地工作的意义。我们主张研究——服务——宣传三位一体,便是这种道理。而这三位一体的理想,大都实现于实地工作之中。”

  在田野调查报告的写作中,他尊重“在地”资料、平铺求实:“尝见关于边地的记载,除方志《拉卜楞专号》以外,每多转相抄袭,甚或出诸嘲笑口吻,殊非调和各种不同文化的态度,这里不求精彩,但求寡过,本地材料即以呈诸本地,或亦免求寡过的一种办法。”

  除了在拉卜楞的3年实地调查,1944年,李安宅又到四川藏族聚居区作了6个月的实地调查。1949年后,还多次入藏。经年的努力,为他换来丰硕的西南民族研究成果。其成果为人们详尽地描述了藏族聚居区宗教的渊源、宗教派别、信仰体系、佛学教育、公共仪式、藏民宗教与社会生活等,这些成果集中于《藏族宗教史之实地研究》(即《拉卜楞寺调查报告》)、《边疆社会工作》、《李安宅藏学论文选》等著作。

  2010年3月,中国藏学研究所和四川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共同主持的“李安宅讲座”开讲,如今已持续数十期,以表对李安宅先生成就的肯定,同时也藉此为西南历史、文化与实地研究提供交流平台,以期“华西学派”研究能在前辈的基础上“薪火相传”。

 
 

上一篇:十世班禅的菩提树
下一篇:堆谐“不要改,不能丢” 传下“西藏的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