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十世班禅的菩提树

2013-03-29 10:49:5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姜骁军

作者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

  许多人都记得这两行诗句:有的人活着,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许多人也记得这两句藏族谚语:绸缎虽旧,花纹不褪;英雄虽去,英名永存。班禅大师活着,确吉坚赞永存。 

  前不久,是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大师圆寂24周年纪念日。不管过去多少年或再过多少年,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国务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依然光彩夺目、彪炳千秋。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第一次到循化,瞻仰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的故居,是在九月初秋的一个清晨。之所以想着早去一些,是因为传说十世班禅出生时的凌晨寅时,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对面的山上滚下一个火球,天际同时现出一片五彩云霞,随之一个健壮的“西勒”(藏语男孩之意)降生了,这个“西勒”就是后来的十世班禅大师。虽是传说,也蕴蓄了班禅大师的卓尔不群,预示着他波澜壮阔的传奇人生。到达班禅大师故居时,朝霞刚好升起,訇然映照着这所古朴庄重的品字型藏式庄廓建筑。首先进入眼帘的,是故居前院的参天大树——僧俗仰之的菩提树,树干高耸挺拔,树冠郁郁葱葱,枝叶浓荫盖地。十世班禅大师的故居清洁整齐,每个院落、房间都像是菩提树伸开的一枝一叶……大师降生的老宅厨房靠柱子挂满哈达,屋中挂着许多历史照片,卧室陈列色彩凝重的唐卡、鲜艳绸缎剪成的堆绣佛像……一枝一叶总关情,这是班禅大师的爱国情,是大师法脉相承、与时俱进、改革和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利乐情。 

\

故居前院的参天大树——僧俗仰之的菩提树  摄影:石坚

  距班禅大师故居5公里的文都寺,是循化地区最大的格鲁派寺庙,班禅大师幼年在此学经,回家乡时从事宗教活动也多在此举行。早年,在经师严格而系统地指导下,班禅大师学习时轮金刚法、空多罗等基础经法和《三十颂》等基础课程。其后研读《大庄严论》、《释量论》、《大威德金刚灌顶仪》等佛学经典,以及藏传佛教五部大论等其他典籍,掌握了深奥的佛学教义,经明行修,殚见洽闻,犹如一株春日的菩提树在茁壮成长。1956年,十世班禅被印度婆罗奈斯佛教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1958年,十世班禅在扎什伦布寺辩经大法会上考取了最高“噶钦”(善知识)学位,登上池巴宝座诵经讲法,成为佛位很高的活佛和造诣极深的高僧。他的佛学著作《菩提道次第广论简释》、《喜金刚生圆次第》等,展示了大师的人格、智慧和魅力,留下了值得传承的文化遗产,树立了大师大爱和大智慧的不朽丰碑,成为研究藏传佛教深奥教义,解释藏传佛教文化内涵,诠释藏传佛教理论体系和价值观念的传世巨著。 

  作为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弟子,班禅大师的最大贡献,就是遵循和弘扬宗喀巴的精神,致力于宗教与时俱进,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发掘、提供藏传佛教的有益养分,把佛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教义同爱国主义结合起来,把“普度众生”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结合起来,爱国爱教,兴利除弊,在为此献出自己毕生精力和智慧的同时,也完成了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著名的国务活动家,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中国藏传佛教的杰出领袖由自在向自为飞跃的哲学扬弃。一位当年有幸亲炙大师的老同志曾这样说,大师善于思考、审时度势、积极行动的性格,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藏传佛教的一代宗师,他一生都离不开宗教,也因此对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倾注了毕生的心血。 

  1959年6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了《关于西藏全区进行民主改革的决议》,班禅大师在会上旗帜鲜明地阐述了他的主张,明确提出“宪法进寺庙”、“寺庙民主管理”,掷地有声,石破天惊。随后,经过深入调查研究,大师提出了著名的五条意见,包括放弃剥削、民主管理、执行政府法令、劳动生产等。1961年1月,毛主席在同班禅大师亲切交谈时,针对当时的情况指出,我赞成有几千人学经,成为佛学知识分子,你看是不是他们同时还要学些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懂得政治、科学、文化及一般知识。1962年7月,周恩来总理在同班禅大师谈话时,对他提出的五条意见给予肯定。周恩来总理说你们宗教上有五朵莲花,就叫五朵莲花也好。毛主席、周总理的教导与鼓励,伴随和激励着班禅大师一生躬行爱国爱教、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孜孜以求。大师曾对人讲,每当看到五条意见的条文,眼前就绽放灿若金唐的五朵莲花。

上一篇:做真正的社会企业家
下一篇:李安宅:拉卜楞寺的“在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