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做真正的社会企业家

——记藏族企业家格桑扎西

2013-03-28 17:09:36   来源:《中国西藏》2012年第6期   作者:文/南山

从小在国外生活、接受西式教育长大的格桑扎西,受父亲(藏区第一批学汉语的学生)影响,最喜欢的作家是鲁迅。他相信文化的碰撞与思考的力量。


\
手工地毯草图。喀瓦坚提供
\
地毯图案。喀瓦坚提供

  做有担当的社会企业家

  格桑扎西生于1943年,出生地为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旧时称“建塘”。后来,9岁的他随双亲离开中国,先后在印度与美国生活。对于常年漂泊在外的他来说,“乡愁”是一杯浓烈的青稞酒,而建塘则是他一生的安慰。

  1996年,在家人与朋友的鼓励下,格桑扎西与美国自然保护协会合作,创办了香格里拉地区第一家星级酒店──建塘宾馆。这家酒店,在香格里拉被公认为本地星级酒店的鼻祖。

  在经营建塘宾馆的16年时间里,格桑扎西用自己的实干精神激励着香格里拉新一代社会企业家的成长。作为建塘宾馆第一批工作人员的南卡,谈到格桑扎西时表示:“我是从仁安山谷走出来的农村孩子,如果没有格桑扎西的鼓励与培养,我难以想象自己的今天”。根据南卡的推算,目前香格里拉至少有76名企业家、服务业高级主管或行业精英,都为格桑扎西直接或间接培养。“是他,将茶马古道中的建塘,带到了现代茶马经济的大路上。”

  有人把格桑扎西称为香格里拉发展旅游业的奠基人之一,70岁的他拒绝了这个称谓。格桑扎西反复强调,自己在香格里拉所作的一切,如投向河心的小石子引起的涟漪,仅仅是个人的所愿与所为,不足以夸大与渲染。他只希望自己在雪域高原上能遵循父亲和爷爷的脚步,通过实干与努力,成为有担当的“Jindha”(藏文意为“社会企业家”)。

  恢复民族骄傲与文化所有权

  今年6月,有一位成功的藏族企业家建议格桑扎西直接从尼泊尔进口手工地毯,贴上“喀瓦坚”的标志,格桑扎西立刻拒绝了,“如果我用尼泊尔的地毯,那我就完全不必创办喀瓦坚了。”

  从羊毛的采集、纯天然颜料的配制、手工编织到最后地毯的边角缝合等,格桑扎西坚持在传承藏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工艺的改良和设计上的创新。在这些方面,格桑扎西非常执着。他说,我们的目标是把西藏的故事用地毯的方式来表达,让人对西藏地毯的欣赏不仅停留在“漂亮的脸蛋”,更要体现文化持久的价值。

  格桑扎西从不屑于谈论机织地毯。他认为,机器和电脑辅助设计的地毯只能努力地去模仿外观,但是远远不能与手工地毯相提并论。就好比金丝楠木做成的笔筒与超市批量生产的杯子作对比一样。100年以后,手工地毯经过三代人的享用后,仍然能拍卖出诱人的价格,而机器生产的地毯完全没有资格参与拍卖。甚至,来自尼泊尔的西藏手工毯也没有资格,因为手工藏毯的起源或者正统发源地是中国的西藏。

  除了手工地毯,格桑扎西还在寻找更多表达藏文化的方式,如手工绘制的藏式家具、藏族油画和代表骑士精神的马鞍配饰。

  根据兰州大学藏学家的研究,国际知名品牌拉尔夫劳伦·波拉(Polo Ralph Lavren),灵感源自中国西藏。对此,格桑扎西激动地说,“我是如此高兴地发现,古代藏族的POLO(马球)已在青海的河曲再次复兴。我们必须恢复民族的骄傲和我们自己国家文物文化的所有权。”
\
织毯的藏族姑娘。阿旺洛桑摄

  在他看来,振兴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仅能为中国的经济作贡献,更重要的是能繁荣中国的文化,让整个中华民族都更具文化自豪感与归属感。

  注重文化资源向文化资本的转变

  在格桑扎西执着的地毯人生中,他如同逐日的夸父。他认为,手工地毯的编织文化,让技工师和手工地毯的消费群体都明白:喀瓦坚地毯的价值,在于它们代表着传统的精神与历史的痕迹。他相信,只有强大的软实力才会让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向着一流的标准挺进。

  作为实业家,格桑扎西十分注重收集散落于民间的文化素材,善于将文化资源转化成文化资本。他通过生产“古董”地毯,培养高端消费人群,将古老的地毯织造技术转化成高价值商品。“既然喀瓦坚地毯能够被文化偶像比如张艺谋、华尔街的富人、好莱坞的巨星们在家里使用,那么,我相信中国其他民族的精品手工艺文化产品也能走上这条道路。”

  尽管喀瓦坚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颇受欢迎,但格桑扎西认为,真正的赞赏和支持在此时此刻是来自我们自己的国家──这关系到手工的、精美的、传统的工艺如何被传承和发扬的问题。他期待中国能吸取19世纪欧洲工艺美术运动的教训,保持手工艺品的原创精神,提高文化产品的设计、研发水平。

  中共中央十七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充分利用并保护中国民族多样性文化,大力发展文化事业和民族文化产品,加大文化产品的设计、研发、营销与包装,真正实现“文化强国”。对于国家的文化新政策,格桑扎西感到由衷地欣慰。他说,中国有56个民族,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从国家层面来说,特别需要认识并培育中国本土化的高价值文化产品。他相信有着内在价值的产品一定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他期待着让世界认识中国的品牌。

上一篇:从宗教文献翻译到藏学研究
下一篇:十世班禅的菩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