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起藏文化一片灿烂的星空 - 古今人物 - 西藏在线
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撑起藏文化一片灿烂的星空

——记藏文传媒人根秋多吉

2013-03-27 09:36:31   来源:《中国西藏》2012年第3期   作者:文·图/王朝书

著名藏文传媒人、甘孜日报社副总编辑根秋多吉长得并不高大、魁梧,然而,他却努力撑起藏文化的一片灿烂星空。

\
摄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长得并不高大、魁梧,然而,他却努力撑起藏文化的一片灿烂星空。由他主要负责编辑出版的《甘孜藏文报》、《康巴印画》、《康巴传媒网》、《康巴月末》等藏文报刊传媒在康巴地区(今四川甘孜州、西藏昌都地区、青海玉树州、云南迪庆州。)影响非常大。他就是著名藏文传媒人、甘孜日报社副总编辑根秋多吉。
 
  帐篷学校里的求学之路
 
  根秋多吉1966年出生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一个叫柯洛洞的地方。虽然德格县曾因德格印经院被誉为藏区三大文化发祥中心之一,但对于那些住在远离县城的边远村寨里的人而言,受教育机会仍然很有限。特别是柯洛洞这样的小村寨,解放前,小孩上学几乎是奢望。根秋多吉到10岁那年才进到柯洛洞小学接受正规教育。上学之前根秋多吉曾受过外公悉心的藏文基础教育,进小学后更是勤奋上进。
 
  1982年小学四年级时,根秋多吉听说四川省第一所藏文学校将在德格县的竹庆地区创办,兴奋的他立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家人。家人听后也支持他去报考省藏校。经过考试,他被顺利录取。舅舅护送他骑了两天的马来到省藏校所在地竹庆乡。因为学校才开始筹建,校址上只有一些残墙和几顶帐篷。他只能暂时寄住在一个自己带了帐篷的同学那里,待到学校的帐篷搭建起来,才有了栖身之所。在海拔4200米严冬的冻土之上,他开始了帐篷求学之路。
 
  那个时候的省藏文学校还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学校,没有校舍、课桌,学生们只能在帐篷里盘腿而坐听老师讲课。学校只有一顶能容纳40人的帐篷做教室,70多个学生有30多个只能坐在帐篷外的雪地上听课。生活方面,学生都是自己带口粮做饭吃,吃水也要自己担,尤其是到了冬季,学生们只能用石头凿开河面上的冰才能取到水,燃料则要到野外去捡拾牛粪(藏区常用晒干的牛粪做燃料)来解决。就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根秋多吉坚持着自己的求学信念。为了尽早掌握更多的藏文化知识,他每天早上4、5点钟就起床背书。最初,他几乎是将藏文的《因明学》、《声明学》和《诗学》死记硬背下来,后来随着逐渐掌握学习方法,他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成了班上的优等生。四年后所有学业完成时,他已是全班汉藏两种文字都非常优秀的学生。毕业分配时,学校推荐他到北京和成都工作,根秋多吉谢绝了,他告诉老师自己想留在家乡为民族文化的发展做贡献。最终他到了《甘孜报社》工作,开始了新闻职业之路。 
 
  在奋斗中实现理想
 
  到报社后不久,压力很快就将刚工作的新鲜感取代。在《甘孜日报》的工作内容以新闻报道和翻译文稿为主。新闻报道的工作和根秋多吉在省藏校的学习内容很难找到共同点。面对新的考验,他给自己制定了学习日程表,每天严格遵守,认真学习。
 
  为尽早进入报社的工作角色,他开始自修新闻写作。有一次“五一”劳动节,甘孜州康定城的街上搞庆祝活动,他看着热闹的人群,很想写一点东西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可到底写什么,怎么写,他摸不着头绪。最后勉强写了一篇稿子投到编辑手里,结果却是石沉大海。但从那次开始他就坚定了要写好新闻报道的决心。之后,康定城街上举办的活动,他几乎都会去采访。一次街上举办一个野生动物展览,他以此为主题写了一篇新闻稿,并配上照片。没过两天,这篇稿件被报社采用了。从此他写的稿子,一件件地被采用。他的新闻写作之路渐渐步入正轨。到目前,根秋多吉的新闻作品先后被《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众多报刊电台所采用,并连续25年荣获全国少数民族报纸好新闻奖、全国城市党报好新闻奖、全国五省藏区报纸好新闻奖、四川省好新闻奖等省级以上各类新闻奖项116次,其中一等奖21次。

\
根秋多吉(左一)向读者介绍康巴传媒网。
 
  1989年,随着根秋多吉写作水平的提高,他开始到《甘孜日报》藏文报三版做编辑工作。藏文报三版以副刊为主,他接手后,便设法增加栏目,从而增强报纸的可读性。并且他发现写藏文诗歌的人比较多,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则基本无人问津。为引导作者的创作,根秋多吉以身作则,开始动笔写小说、写散文。这样激发起了一大批作者创作的热情,藏文报副刊稿件的质量数量直线上升。在报社一些老同志的指点下,他的藏、汉文写作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一篇篇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在他的笔下诞生,并发表在《西藏文学》、《西藏日报》、《章恰尔》、《贡嘎山》等报刊上。其中小说《博情》获第三届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研究创作新人奖,小说《背运》获首届四川省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奖,散文《喜马拉雅的呼唤》获第二届四川省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奖,藏文散文集《高原心迹》获第三届四川省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奖。
 
  除了新闻写作与文学创作外,根秋多吉还有一项特长——摄影。上世纪80年代,摄影还属于一种“高层次”艺术,一般人很难涉足。除了一些专业摄影人士外,只有少数经济条件不错的人去玩摄影。那时搞摄影的人都有些保守,不愿意向别人传授摄影技术,在谈摄影时也都显出一副神秘的样子,让人觉的摄影是一项很复杂的技术。所以当时没人教他摄影,只能靠他自己私下钻研。凭着对摄影的一腔热情,他坚持下来并掌握了摄影技术。
 
  那时,报社有一间暗房,只供两三个专业摄影记者使用。晚上,当人们下班后,根秋多吉就偷偷溜进暗房,对照书本,用自己买的定影粉、显影粉冲洗照片,一个通宵一个通宵地干。他对照书本、对照新华社图片,冲洗自己拍摄的照片,探索着摄影的诀窍。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他在《甘孜日报》藏、汉文报上发表的照片比专业摄影记者还要多。 
 
  根秋多吉是弘扬康巴文化和传播藏文化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创办的“三个康巴”,即《康巴月末》、《康巴印画》、康巴藏文传媒网是弘扬和传播康巴文化的重要途径。 
 
\
为农牧民解读民族政策。
 
  根秋多吉在暗房冲洗照片的事,渐渐被人知道。可报社领导并没有批评他,这更加鼓励了他钻研摄影技术的热心。后来,暗房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在使用。他对摄影的爱好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有一次家里失火,埋头于冲印照片的他全然不知,回去后才发现受到惊吓的妻子守着一地被别人“抢救”出来的家具呆呆地站在那里。
 
  当时,相机在甘孜日报社记者中并不普及,只有几个记者有。刚上道的根秋多吉只得借别人的相机来用,好不容易等到自己拥有一部亚西卡相机时,却是个“半残废”品。因为相机卷片器破损,所以每次拍摄时,他只能随身带上一把小铁钳,用来给相机卷片。那时,人们经常看到他左手端相机,右手拿一个铁钳拍照。后来,他找到铁匠打了一个小铁钩,才告别了钳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根秋多吉的摄影作品终于先后在《国家地理》、《中国画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众多国家级报刊上发表。到目前为止,他有5000余幅摄影作品面世。而这些作品是他花了4、5千卷胶卷换来的。2008年,他的部分摄影作品还被选入北京奥运会系列宣传活动。
 
  随着根秋多吉在工作上的出色表现,他从一名普通的编辑被提拔到领导岗位,担任甘孜日报社副总编辑并分管藏文报工作。
 
  作为副总编辑,根秋多吉要考虑的很多。虽然,新闻、翻译、编辑、策划和审稿等工作占据了他大量的时间,但是他始终铭记着自己童年时的那个梦想,就是用一生的时间去传播和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

上一篇:学识与人品构建的高塔
下一篇:从宗教文献翻译到藏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