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学识与人品构建的高塔

——赛仓·罗桑华丹印象

2013-03-20 23:39:21   来源:《中国西藏 》2012年第4期   作者:文/尕藏才旦

赛仓·罗桑华丹教授正是学识广博、知识全面、佛教“五明”(源自古印度的佛教五类学科,包括: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都精通的今还健在的大“班智达”(意为大学者)。


 
十世班禅的秘书藏区高僧的教授
 
  关于赛仓·罗桑华丹的学识,我们还可从其他方面领略到其风彩。
 
  1986年夏季,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则重要消息:十世班禅副委员长视察四川甘孜、云南迪庆等西康藏族地区。镜头中,紧挨副委员长身后的是个中等个儿的中年活佛。他圆脸亮眸,胖瘦适中,神色谦恭善良,浑身透泄着青春活力,气度不凡,他就是赛仓·罗桑华丹。
 
  这次,班禅副委员长特意邀请他同往康区视察,做他的佛学顾问兼宗教事务方面的秘书。视察期间班禅大师频频向僧俗群众讲经传法,其文稿大多是赛仓草拟的。
 

甘南藏区服饰。马寅喜摄
 
  一路行程近万里,历时两个多月,他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完成的文稿少说也有七八万字。
 
  十世班禅在世时,亲手倡导并筹建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地点选在北京名胜之一的黄寺内。黄寺是大清顺治帝为接待西藏地方“甘丹颇章”政教法王五世达赖来京特意兴建的行宫。那儿环境幽雅,房舍整洁,设备齐全。来这里学习深造的,都是全国各藏传佛教寺院中有前途爱学习的中青年佛僧,包括有声望的少年活佛。没有深邃博大的佛学知识,没有出色的教学才能和经验积累,是很难胜任这儿的教学任务的。可这样的学者、教授到哪儿去寻找?
 
  大师思忖良久,筛来滤去,最后选准了赛仓活佛。
 
  大师面谈、函告、电话动员,赛仓只能应允下来。但他清楚这个担子的份量。要把藏民族几千年的文化遗产继承下来,弘扬光大,还要把新的知识、新的见解,通过新的方式揉合进教学中,这样教出的学生,才具有创新思想,才会对后代有裨益,藏文化也才会出现后浪推前浪的喜人势头。但这一切,得依赖教材呀!教材是教学的基础。于是,他摸索着自编教材。
 
  在黄寺他的单身宿舍中,那盏台灯晚上熄得最迟,早上亮得最早。案头上的教材纸稿越摞越高。他边讲授边征求意见边进行修改,尽量做到学生满意,自己满意。现在,他的部分教材已经公开出版,成为各地佛学院和寺院的必读本。
 
  高级佛学院成立的最初6个年头,每年春天,赛仓活佛候鸟般准时飞往北京,落在讲堂上,年复一年,培养了一批佛学知识分子。如今,他们活跃在世界屋脊、内蒙草原、内地藏传佛教寺院的宗教活动中。大昭寺、白居寺等不少著名寺院中,民管会主任都是由高级佛学院培养出来的高材生担任。提起赛仓活佛,他们都交口称赞,无比钦佩。 
 
为藏区民族教育呕心沥血
 
  人品决定素质。我一直思索:他这样全身心地投入知识的海洋,他这样执著地热爱民族教育,与佛道又有什么渊源关系?
 
  听了我提出的疑问,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反问我:“佛是干啥的?”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好。
 
  他深沉地讲道:“佛是帮助众生摆脱愚昧、净化灵魂的。”
 
  渊博的知识,锲而不舍的精神,都来自于他利他利众、利益众生的高尚人品、价值坐标和博大胸怀。
 
  赛仓·罗桑华丹最宝贵的岁月,基本是在讲台上度过的。赛仓活佛在讲台上整整站了25个年头,从州藏族中专到省民族师范学院,教出去的学生一批又一批,分布在各个行业。相当一批还做了不大不小的官,开会议事与他同坐一排椅子,同编一个小组,但他仍然是普通教师,仍然没有离开讲台、离开学生、离开学校。为了方便教学,方便求学的学生,他干脆把被褥搬进了教学楼,吃住都在学校里。
 
  为了培养本民族人才,赛仓活佛真可谓是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粉碎“四人帮”以后不久,他被聘请到甘南民族学校任教,但处于“民办”教员的角色,不在编制以内,不算国家干部,每月的工资只有80来元。就这,还是一些有远见的好心朋友冲破极“左”思潮的阻拦,帮忙谋划到手的工作岗位。
 
  那份微薄的工资,对于他,真是杯水车薪。老家虽然不缺粮食,但阶级斗争弦还绷得很紧,“共产风”还刮得挺厉害,维持温饱已很艰难。劫后余生的阿爸在老家呆不住,跑到他身边来了,叔叔、弟弟、妹妹等亲属也相继来了合作。他们举目无亲,食宿无着,全靠他的收入来支撑。另一方面很多教民纷纷蜂拥来活佛住处,献供金、求祈祷、请诵经,一时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如果他愿意以全部精力全部时间投身佛事活动,收入肯定很可观,经济拮据的局面也会瞬时消除,但他没有那样做。他婉言谢绝了邀请他去做法事诵经的要求,选择了当应聘教师的路子,把宗教活动列为第二,安排在业余时间尽力而为。
 

藏戏开始前,僧人们在规划演出场地。马寅喜摄
 
  从“文革”浩劫中复苏的民族教育举步维艰。“民校”招进来的学生中,有的文化水准达到招考要求,有的只会藏话,连30个藏文字母都识不全。真是骑的骆驼拉的鸡,高的高来低的低。面对这样一个参差不齐的教学班级,该如何办?赛仓没有气馁,也不去敷衍,而是认真备课,分别授课。
 
  他准备了两套教案、两个不同档次的教材去授教。晚上,在那间小小的卧室里还给后进生补课。一天花费的心血比正常教学要多一倍多。到临进毕业时,他担任的教学科目,学生水平都已相互接近、大有提高。他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教学态度为其他老师树立了榜样,潜移默化地改变了学校风气。
 
  时间往往是剔除偏见和无知的利剑。赛仓的勤奋、正直、博学、无私、赢得了各方面的好评。1985年他被任命为甘肃省合作民族师范专科学校即现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副校长,主管教学并首先搞筹建工作。他颠簸奔走,在州府合作附近寻找一处理想的校址:既有发展前途,又不影响农牧民生活生产的平坦地方,还要靠近公路沿线。很快,校址确定下来了。剩下的是地皮价格。建校初期,百业待举,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而省上拨的经费很有限,活佛只得亲自出马,利用一切机会向当地农牧民做工作,要求他们为振兴民族教育、造福后代子孙,多做贡献。听活佛讲得很有道理,农牧民的心胸亮堂了,眼光也远了,把师专的前途和自己的前景牢牢连结成扣,要钱给钱,要地划地。一座占地近200亩的偌大校园,终于以最经济的方式建成了。
 
  随着各项资金的相续到位,一幢幢以太阳能取暖的高层楼房青松般拔地而起,各种现代化教学设备也陆续购来。足球场,新饭厅、图书馆……如花点缀绿茵。师专的高楼成了合作地区引人注目的一景。
 
  经过努力,师专还争取到了世界银行的贷款。各项基本建设齐头并进,合作师专成了具有一定现代化规模的师范专科学校。而赛仓活佛为此付出的心血,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民族高等师资教育,更是一个新科目,得积累经验摸索前进。作为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他对系统工程的每一道工序操心备至。学科的科学设置,生源的合理分配,教学人员的培训使用,学风校风的建设,还有,不同民族师生的相互尊重、和睦共处,哪一样都得他花心血、绞脑汁。
 
  事业得到了发展,他鬓角的白发越来越多,额头上的皱纹也变得更粗更深。他的行为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立下誓言,毕生利益众生,帮助他人觉悟,让众生获得智慧。再苦再累再重也不怕。”
 
  赛仓活佛还说:“拯救灵魂的道路是多样的”,原来,活佛的力量、智慧、韧性来源于这一理想。
 
  赛仓·罗桑华丹用学识和人品构建了一座令世人敬仰的高塔。
 
 

上一篇:寻找曲美巴珍和她的儿女
下一篇:撑起藏文化一片灿烂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