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书祭孔繁森

2013-03-20 09:39:24   来源:《中国西藏》2012第1期   作者:文/冯少华

北京出版社发来《西藏嘛呢石刻》样书,我在此书的扉页上郑重地写道:献给孔繁森。这是兑现20年前我对孔繁森的一个承诺。我不敢说自己做出了成绩,但是我努力了,没有辜负孔繁森。

孔繁森嘱我做好这项工作

  孔繁森知道我搞书法、篆刻、写作、摄影,还喜欢收藏嘛呢石刻拓片。“少华很有才”,孔繁森总是这样表扬我,并说有时间会到我家来看看拓片。我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来了。

  妻子给他泡了一杯茶。房子里有点冷,他就把茶杯捧在手上。

  当时我所收藏的嘛呢石刻拓片已有数百张。我挑一些较精彩的,从造像年代、人物造型等方面向孔繁森做了简要的介绍。这些看起来并不起眼儿的并经过千百年风吹日晒雨打的石刻,打成拓片后竟如此精美,还蕴含着许许多多的故事,让他看得饶有兴趣。

  孔繁森说:“打拓片会损坏石刻吗?”我指着桌子上的四臂观音造像说:“不会,高手打拓片,石头上连墨迹都不会留下。”孔繁森说:“如此说来,这是件积累功德的事啊!你收藏这些拓片准备干什么?”我说:“还没有完全想好。我现在所做的,只是初步的收集工作,有机会就顺便做做。如果将来条件成熟,可举办展览,或出一本书。”孔繁森说:“好啊,这对宣传西藏文化艺术大有益处啊。我希望少华做好这项工作,而且要做出成绩。如果将来出了书,别忘了,一定送我一本啊!”我说:“一定。”

\

作者在孔繁森像前留影。

  在公务繁忙的市长眼中,几张石刻拓片的确算不上什么。但我相信,从那晚在我家所耽搁的一个多小时来看,喜欢读书、摄影、写日记的孔繁森,同样是喜欢嘛呢石刻这项民间文化艺术的。正是孔繁森的叮嘱,加快了我的收集步伐,并下决心做出一番事业来。

  一周之后,我和妻子休假,孔市长在一家饺子馆为我们送行;8个月过后,孔市长带着两个孤儿到阿里赴任,在拉萨落叶纷飞的大街上,我和妻子随同手捧哈达的数百人夹道为他送行,那场面,让人永生难忘。再往后,我只在1993年的秋天见过他一面。

不负叮嘱,《西藏嘛呢石刻》终于出版

  北京出版社终于发来《西藏嘛呢石刻》的样书。此书2004年脱稿后交由北京出版社,经多次改写、9遍校对以及图书质检、专家评审等关口,再加上各路朋友的鼎力相助,终于出版了。从收集拓片到此书出版,耗时20余年,费尽周折。

\

作者所著《西藏嘛尼石刻》书影。

  此书出版后,专家学者多有评述。西藏考古学家、本书特邀编辑仵君魁评价说:“《西藏嘛呢石刻》是第一部全面介绍西藏嘛呢石刻的专著。藏学的进程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但关于嘛呢石刻的研究在本书出版以前,零零散散,还属一项空白。”著名画家、诗人苏志学在观看本书时,随口赋诗一首:“嘛呢石刻史空前,震撼堪称开眼间。不得冯君传世典,安知绝美在西南。”号称读书破万卷的罗豫松女士来函赞云:“君之巨制……文章字字句句平实恳切,毫无庸俗华丽之气,如藏域雪峰,傲然不群;图片件件精致,纤毫毕现,逐一观赏,如身临其境,雪原之风,跨越千年扑面而来……”溢美之辞很多。在高原跋涉荒野,餐风宿露,收集拓片13载;殚精竭虑,废寝忘食,撰文整理又耗7年。其千辛万苦,难以言表。《西藏嘛呢石刻》一书的出版,20年的苦心终有所报,幸未辜负孔繁森当年的叮嘱。

  孔繁森的故事已尽人皆知,青史也会留住他的名字。但真正铭记他那颗仁爱之心的人,该是曾被那颗仁爱之心所感动的人,亲戚、朋友、同事以及成千上万的雪域百姓,我即是其中的一个。 

上一篇:藏医占玛次仁的故事
下一篇:上层爱国人士朗如本·平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