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20日 星期二


藏医占玛次仁的故事

2013-03-19 22:04:50   来源:《中国西藏》2012年第1期   作者:余琼

有人说占玛医生是活佛,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受人尊重,所以大家也称呼他为“拉吉”,那是松赞干布时期对医生的敬语。也有人说占玛医生虽然没有出家做喇嘛,但一直守着僧人的清规……

\

曲西拉姆手捧着一堆配好的藏药出来。

  第一次和藏医接触是2002年,去德格遇上严重的腰痛伴腹泻,朗加措的阿爸建议我向当地藏医求诊。民间藏医次称降措曾在德格印经院行医数年,退休后回到乡村居住,这次正好来县里给人看病,在印经院后面那片古老的藏式房里,医生给我看尿、把脉,并配了七天的藏药,其中一颗藏药丸通过我的生肖算出最佳服用时间:星期三早晨太阳升起前,必须摸黑吞服下去,并叮嘱此药不能打开让女人看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遵照医嘱老老实实服药,服至第四天腹泻治愈,第七天腰痛完全消失。那次经历之后,我开始对藏医着迷。

  【然谷的占玛次仁医生】

  “嘀嘀嘀……”手机闹钟在5点准时响起,窗外一片漆黑。
  
  为了去然谷乡,我在德格县城等了两天的车,好不容易联系上一辆为新修建的然谷卫生院送建筑材料的大卡车。三年前在然谷这个偏僻的草原上修一座大医院,对藏医占玛次仁来说还是一个梦,一个做了很多年的梦。货车走得慢,为了赶路,司机蔡师傅说必须早早上路。背上沉甸甸的行囊和大摄影包匆匆走出旅馆,蔡师傅已经在门口等我。这个季节是高原上的春天,室外温度依旧很低,借着黎明前的月色我们踏上去然谷的路。

  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去然谷探望占玛医生,回想第一次去的情景,是在六年前,德格朋友建梅给我介绍藏医占玛次仁:“占玛医生是最好的医生,是这个……,巴宫!”她用大拇指在自己的舌尖上轻轻碰了一下发誓,翘着大拇指对我说。藏族人轻易不发誓,巴宫是康巴藏族心目中最神圣的德格印经院,如果说假话会遭报应的。占玛医生到底是怎样一个令人感动的好医生呢?带着这样的问号,我初次踏上去然谷的路。
 
  然谷是德格最偏远的乡,距县城290公里,全乡共两千多人。当地的公路和雅砻江大桥刚刚修通,司机汤师傅说我的福气好,第一次来就赶上这么好的公路,以往必须骑马沿着雅砻江走上三天。通车典礼那天,汤师傅开车送县领导过来,他说当地很多老乡生平第一次看到汽车,有几个老人奔回家中拿来一大堆干草说,铁马跑累了,给它们喂点草吃。

  藏医占玛次仁是然谷本地人,在当地行医已37年。他的老师是令人尊敬的然谷土登堪布,已圆寂。占玛次仁21岁跟着老师学医,从传统藏医的采药、制药、临床诊断到配药,跟着老师一一学习。老师土登堪布当时共带了5个徒弟,后来大家陆续离开,或结婚,或转行做别的工作,占玛医生一直坚持陪伴在老师左右,边学习边照顾老师,直到老师圆寂。之后,卫生院的重任就落在占玛医生一人身上。由于地理位置的偏僻和交通的闭塞,乡政府和学校曾一度搬离此地,只剩乡卫生院孤零零的房子站在山谷里,占玛医生依旧没有放弃这里的诊所,他说,老百姓已经习惯来这里看病了,如果换地方只会给他们带来不方便。再后来,乡政府和学校又搬迁回来了。

\

占玛次仁医生去敬老院看望重病的老人。

  然谷卫生院红色的藏式木房子在单调的草原上异常显眼,它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是县政府出资修建的,这终结了那间只有30平米、泥巴垒的小小诊所的20年生命历程。修建藏式木房子时为了有好的采光而用了玻璃窗,玻璃是牦牛驮运进来的,用剩的玻璃依旧整齐的摆放在库房里。医院半年前刚分配来一名年轻的西医大夫扎西三郎,也是然谷历史上第一次有了西医。

  占玛医生藏医诊室正对着西医诊室,里面挤满了各地来的老乡,大家鸦雀无声的坐在一边静候,占玛医生忙碌着拿药、包药。诊所中央的药柜前供奉着一张放大的喇嘛相片——是恩师然谷土登堪布,相片前白色的哈达已经堆成一座小山,诊所右侧墙上挂着很多奖状,都是历年来占玛医生获得的先进个人证书,以及“全国优秀乡村医生”的铜牌。两个牧民手捧着哈达弯着腰进来,“拉吉……,扎西德勒”,“哦呀!”占玛医生熟练的接过哈达,轻轻供奉在老师的相片前。

  看病的牧民来自牧区的各个地方,最远的是青海玉树、曲麻莱、班玛、久治,也有阿坝州的壤塘,附近石渠、色达、甘孜牧民更是络绎不绝。然谷简易公路修通后,来看病的人比从前增加了好几倍。竹庆喇嘛才让一大早开着摩托出来,途中花了七个多小时,他是专程为弟弟来配药的。弟弟患肝肿大约四年,期间去康定、成都看病,花了上万元不说,还不见任何效果。最后听别人介绍占玛医生对肝病有独特的治疗手段。家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占玛医生这里配了四元钱的藏药,服用20天后,病人可以自己下床。喇嘛才让患有胃炎,他想给哥哥配药的同时,自己也配些治胃病的药。

  从甘孜大塘坝开两辆摩托车来看病的阿加、曲西拉姆一行共4人,当曲西拉姆笑呵呵的捧着一大堆配好的藏药出门时,我心生好奇,上前探个究竟,同行的阿佳(大姐)用汉语告诉我,其实真正来看病的就两个人,其它的药都是帮别人带的。路上遇到熟人问去哪里,一听说他们是来占玛医生这里看病,就请求帮忙给自己或者家人配些藏药,也不能不帮忙呀,于是一路过来就带了十几个人的药要配,这下也不知道天黑前是否能够将药送完,也许只能在熟人家里过夜了。看着我惊讶的表情,一旁的扎西三郎大夫忍不住告诉我另外一个真实的故事:也就是去年他刚来的时候,有4个从长须贡玛骑马来的牧民,沿着雅砻江走了3天到占玛医生这里看病,共带来39瓶病人的尿,60多人配药的纸袋,在占玛医生这里住了近十天才将所有的药配完。

上一篇:一代宗师博东·乔列南杰
下一篇:书祭孔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