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努力构建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

时间:2016-07-07 | 来源:西藏在线 | 作者:(中国)徐景浙

  摘要: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是21世纪的宏伟工程,西藏参与并融入其中,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由于具有独特的地缘优势、沿边优势,西藏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和作用。未来一个时期,围绕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西藏应着力在推进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联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等方面作好工作,努力将西藏打造成为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

  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开创我国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促进世界和平发展,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西藏是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是党中央、国务院准确研判国内外发展大势,综合考虑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内在规律和阶段性特征,立足当前、着眼长远作出的决策部署,是中央在“两屏四地”基础上对西藏战略定位的丰富、发展和完善。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是21世纪的宏伟工程,西藏参与并融入其中,具有重要意义和深远影响。

  一、西藏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

  西藏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民族宗教环境以及复杂的周边环境和资源优势,在我国的国家安全、生态安全以及经济社会发展中地位十分重要。

  一是在地缘上具有独特优势。西藏地处祖国西南边陲,总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国土面积的1/8,是“世界屋脊”的主体部分,对内连接云南、四川、青海、新疆等西南、西北诸省,对外陆路边境线长达4000多公里,与印度、尼泊尔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壤,是我国西南西北的天然屏障,是联系内外的重要枢纽,是中国与南亚国家交往的重要门户,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安全的前沿。实施全方位对外开放,打造“我国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是西藏构建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格局的必然趋势。

  二是在沿边开发开放中居于重要地位。西藏是亚洲古代文明的交汇之地,在古代,西藏与南亚地区形成了由阿里通过“吐蕃大道”通至印度和克什米尔、通过聂拉木通往尼泊尔并进入印度这两条主要通路。除此之外,还形成了众多地区性自然通道,为西藏开展与南亚的经贸往来提供了有利条件。唐蕃古道在汉朝时,中原通往青海、西藏的大道就已基本形成,这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必经之路。它起自陕西西安(即长安),途经甘肃、青海,至西藏拉萨,全长3000余公里。整个古道横贯中国西部,跨越举世闻名的“世界屋脊”,联通我国西南的友好邻邦,故亦有“丝绸南路”之称。近年来,西藏的产品倍受南亚国家欢迎。如农畜产品、矿产品、中药材、土特产以及手工业品,不仅受到印度、尼泊尔等南亚国家的欢迎,并且在欧美国家也有一定的市场。其中,藏药材有500多种,如虫草、雪莲花、红景天、贝母和天麻等。西藏具有民族特色的产品对南亚市场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为西藏参与“一带一路”以及环喜马拉雅山脉经济圈的发展提供了产品保证。参与“一带一路”将有力地促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环喜马拉雅经济带建设,在此过程中,西藏发挥着前沿、通道、基地的重要枢纽作用。

  三是具有参与“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客观条件。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十二五”以来,在中央的关心和各兄弟省市的支援帮助下,西藏基础设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对外贸易额也有了较快增长。目前,西藏拥有4个国际性口岸、1个双边性口岸,与南亚国家经贸往来密切,是国家确定的沿边地区开放开发重点区域和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北部门户。此外,青藏铁路的开通,为我国构建了一条直通南亚次大陆的陆上通道,使我国与南亚众多国家的经贸往来可以直接经过陆路得以实现,为“一带一路”战略在西藏的实施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由于西藏自身产业发展不平衡,第一产业发展水平较低,第二产业以资源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第三产业基本属于消费型服务业,传统商业服务设施水平低,中心城市商业辐射能力差,产业之间的关联度偏低,产业链短等,目前西藏边境贸易规模还很有限。把西藏建设成面向南亚开放重要通道,是“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西藏开发开放、加快发展的希望和机遇所在,有利于构建国家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有利于全面扩大西藏对内对外开放,有利于拓展高原特色优势产业发展空间,对于促进西藏长足发展和长治久安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二、“十三五”时期,西藏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总体思路

  根据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纲要,“十三五”期间,我区建设面向南亚开放重要通道的总体思路是,深入贯彻落实“五大发展理念”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依托地缘优势、资源优势和政策优势,以拉萨为中心,以日喀则为前沿,面向南亚,背靠陕甘宁青经济带和川渝经济圈,围绕培育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全面促进西藏与周边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发展合作共赢、对外贸易提质增效,构建国家面向南亚开放的重要通道。未来一个时期,我区围绕融入“一带一路”,应着力推进以下重点工作。

  一是在加强“政策沟通”方面。积极推进国务院关于落实“三互”大通关建设改革的决策部署,落实“三互”工作中涉及到的关检合作“三个一”、区域通关一体化等通关模式,全面推进单一窗口建设及信息共享机制,不断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完善负面清单制度,逐步扩大国外资本准入领域,有序开放自贸区政府采购市场,着力培育市场化、国际化和法治化的营商环境。在拉萨、日喀则探索设立综合保税区。加强与驻外使领馆交流与合作,为我区企业提供海外投资咨询、法律咨询等服务。加强同南亚国家动植物检疫信息交流,建立有效合作机制。配合国家对印度开展“朝圣外交”,积极推进双方地方官员间会晤机制建立,逐步解决亚东乃堆拉边贸通道印度单方面贸易清单限制问题。争取国家政策支持,制定西藏自治区边民互市贸易商品种类清单。

  二是在实现“设施联通”方面。要加快由铁路、公路、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组成的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畅通西藏通往南亚的陆路通道和空中走廊,提高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水平。抓住关键通道、关键节点和重点工程,推进国道高速化和省道高等级化,优先打通缺失路段、畅通瓶颈路段,提升道路的通达水平。建设面向南亚开放的铁路通道,加快推进吉隆口岸铁路建设。支持通用航空发展,推进应急救援基地建设。加强能源通道、光缆通信等领域合作。

  三是在促进“贸易畅通”方面。优化对外开放口岸布局,加快亚东等二级口岸功能升级和电子口岸建设,加快吉隆边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支持吉隆建设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完善吉隆、普兰、日屋等口岸、传统边境贸易点和边境贸易通道设施。推进实施樟木口岸综合防治工程。加快提升拉萨航空口岸功能。依托资源优势,发展特色贸易产品,逐步扩大高新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出口比例和服务贸易规模。建设南亚国家标准化(西藏)研究中心,为中国技术、装备、工程、产品、服务走出去提供标准技术支撑。支持引进内地贸易和物流企业,加快构建商贸物流体系,形成以不同功能定位物流节点为基础,面向全区及南亚市场的商贸物流网络布局,将西藏打造成为国家陆路通往南亚国家的贸易和物流中心。

  四是在加快“资金融通”方面。支持中国进出口银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全国性保险公司在藏设立分支机构。引导和鼓励银行业发展境外业务,为西藏企业走出去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良好的金融服务。引导金融机构通过优化自身信贷结构,加大对走出去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支持金融机构创新信贷产品和审贷模式,提供股权融资、出口应收账款质押贷款、进出口信贷、海外资产抵押贷款等业务品种。加强与周边国家金融交流合作,推进跨境人民币结算,开展美元、尼泊尔卢比、印度卢比等兑换服务。支持西藏银行在四川、青海、对口支援省市设立分支机构。

  五是在增进“民心相通”方面。推进区域有序开放,加强与尼泊尔等南亚国家经济、文化、人员双向交流交融。立足重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制定实施区域旅游发展规划,支持拉萨国际文化旅游城市、林芝国际生态旅游区和冈底斯国际旅游合作区建设,打造鲁朗小镇国际会议中心。制定更加开放的进出境游政策,简化行政审批,积极推动以免签、落地签证为代表的签证便利化。支持特色文化产业和旅游业融合发展,开发高品质特色旅游产品。拓展中国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等平台功能,扩大在商品展示、投资洽谈、技术合作和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平台作用,带动我区旅游、餐饮、住宿、休闲、金融等服务业的发展。加强“藏博会”与雪顿节、珠峰文化节、雅砻文化节等区内各类节庆活动的有效衔接。借力援藏省市,积极吸引南亚等更多国家、组织机构参与,逐步将“藏博会”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全国辐射力、区域带动力的综合展会交流平台。

  ( 徐景浙,西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副主任 )